星期日, 12月 21, 2008

唔該幫我搬個行李篋上去丫

「唔該幫我搬個行李篋上去丫。」

「小姐,唔好意思呀,根據公司policy,係唔鼓勵我o地幫乘客搬行李o架。」

「我講緊呢個篋喎。」

「呢個呀!得得得得得。」















這個行李篋,多少個也沒問題,搬死我都沒所謂,你話我勢利也不拘。



書名:空姐的行李篋 (跟網誌的名稱一樣,完全不作他想。)
作者:Elaine (這的確是我的真實名字。)
出版:天馬文化 (登登登!)
書度:140mm(w) x 190mm(h) + 80mm flap
頁數:208pp (好像是六萬字左右。)
定價:$58 (便宜過餐廳set lunch,不如買一本試試填肚啦。)
裝幀:平裝
ISBN:978-988-211-252-0


此書內容分兩部分:

第一部分是一位甚少上班的空姐,記下關於工作二三事。

第二部分是一位不相信愛情的女子,寫下用心愛過的曾經。

最重要的是,如果這本書肥肥白白快高長大,別讓出版社虧本,另一本有關於一位女子患上罕見疾病,clubbing是她的生理需要,她記下clubbing生活點滴的書才有機會面世。

特別鳴謝:

渣估 (因為你,才有這麼多人來看我自言自語)
Erica (沒有你的幫助,根本就沒有這本書的出現)
出版社的Carmen & 小輝 (實在給了你們很多麻煩,但還是對我那麼有耐性,愛死你們)
睿 & J (謝謝你們的封面設計)
我的媽媽 (你生我出來的嘛,所以這個月給了五千元家用)
Elvis (我還未有這書在手,唯一看過的真身,就是你買下交給我簽名的那本,好感動)

星期二, 12月 16, 2008

世上唯一付出與收穫成正比的事

世上唯一付出與收穫成正比的事,或最有機會成正比的事,就是美貌。

撇除天災人禍不計。

各有前因莫羨人,別怨人家天生天香國色,自己則是醜小鴨要投放大量資源才可扭轉困局。

或許,人家前生修橋補路,你就殺人放火呢。

髮型不好看髮質不好?用正確方法洗頭,勤修剪護理,別貪便宜,找個適合的的hair stylist囉。

皮膚粗糙有暗瘡有雀斑?看醫生,飲食配合,勤力護膚,上美容院囉。

不懂化妝?去上堂學囉,practice makes perfect。

指甲啞黃單薄甲型奇怪?做gel nail遮醜或天天塗hardener囉。

永遠有三十磅減不去?世上沒有減不了的肥,只視乎你願意流多少汗水和捱餓多久。

即使嫌棄自己五官醜陋平胸小腿粗壯,都總有辦法解決。

要化醜為妍,過程漫長而且時時令人氣餒。

世事沒多少盡如人意,相對掌握男人,掌握美麗已經易過借火。

有一個朋友討厭自己腳掌大要穿39號鞋,常羨慕別人能穿35、36號鞋,這就真的無可奈何。

某次在酒樓午膳,看到鄰桌一名鯨吞了十碟點心身型有如中央圖書館五官平庸一頭甩色啡金髮化妝七零八落的女士高聲跟坐在對面友人說:「唓!d男人淨係鍾意追靚女,心地好唔係重要d咩?如果我想自己變靚,話咁易啦,不過我情願識個男人欣賞我內在美囉。」

我繼續低頭看八卦雜誌,但心裡講了一句:「你老味,食飽死返上屋企發你個春秋大夢啦,訓訓下就會有條仔買埋外賣送上門o架啦。」

星期五, 12月 12, 2008

十一月蘋果

《隆   冬》


寫 稿 之 時 ,匯 豐 收 市 跌 至 88 元 , 報 紙 報 導 北 京 的 氣 溫 在 農 曆 二 十 四 節 氣 「 霜 降 」 日 驟 降 至 3 ℃ 。 下 午 四 時 十 分 , 我 從 中 環 機 鐵 站 悠 然 走 向 IFC 商 場 閒 逛 , 在 雪 廠 街 工 作 的 友 人 以 短 訊 告 知 匯 豐 以 全 日 最 低 位 收 市 ; 另 一 邊 廂 , 手 提 電 話 話 筒 傳 來 好 友 的 聲 音 , 她 說 看 到 報 導 北 京 氣 溫 驟 降 , 問 我 甚 麼 牌 子 的 羽 絨 大 衣 最 漂 亮 最 輕 身 以 便 旅 行 時 穿 。


匯 豐 股 價 與 北 京 氣 溫 , 兩 者 看 似 風 馬 牛 不 相 及 。 在 我 眼 內 , 只 覺 秋 涼 轉 眼 成 了 隆 冬 。 其 實 這 一 切 從 表 面 看 , 都 似 乎 與 我 無 關 。 手 上 沒 有 任 何 投 資 , 就 算 股 市 跌 至 一 萬 點 , 都 不 影 響 我 的 儲 蓄 ; 大 伙 兒 早 早 已 買 了 港 龍 假 期 的 套 票 , 皮 草 羽 絨 一 件 不 缺 , 只 要 那 日 飛 機 能 起 飛 , 到 北 京 遊 玩 順 便 替 我 慶 生 的 計 劃 就 不 會 變 。 但 那 刻 , 我 抓 緊 外 套 的 領 邊 , 覺 得 有 點 冷 有 點 害 怕 。


回 家 途 上 , 坐 在 往 跑 馬 地 方 向 的 電 車 享 受 著 微 風 , 看 著 緩 緩 後 退 的 景 致 。 黃 昏 的 中 環 , 依 舊 漂 亮 得 令 人 心 折 。 只 是 , 沿 路 的 璀 璨 , 卻 隱 約 的 在 褪 色 。 繁 華 不 是 一 朝 一 夕 築 起 , 怎 料 易 碎 一 如 溫 室 。 隆 冬 已 至 , 春 天 不 一 定 將 近 , 只 希 望 每 個 人 都 能 儲 夠 糧 食 好 好 過 冬 。 待 萬 物 回 春 , 可 以 看 到 所 愛 的 人 的 臉 , 看 到 一 片 生 機 盎 然 。 但 願 香 港 的 浮 華 盛 世 不 會 成 為 歷 史 教 科 書 上 的 一 頁 , 不 會 變 成 虛 幻 的 海 市 蜃 樓 , 我 真 的 真 的 好 喜 歡 這 個 地 方 。


《生 日 蛋 糕》


我 是 一 個 生 日 蛋 糕 。 正 確 來 說 , 我 是 一 個 藍 莓 芝 士 生 日 蛋 糕 。 二 零 零 八 年 十 一 月 十 一 日 上 午 十 時 三 十 八 分 , 在 餅 房 內 出 生 , 雪 白 的 軀 體 上 有 一 顆 顆 深 藍 晶 瑩 的 藍 莓 作 點 綴 , 煞 是 誘 人 。 做 餅 師 傅 在 我 的 頭 頂 插 上 了 一 片 小 小 的 巧 克 力 , 寫 「 Dear T, Happy Birthday 」 , T 想 必 是 我 的 主 人 , 到 底 是 男 還 是 女 ? 我 真 希 望 快 點 為 主 人 奉 上 自 己 , 送 上 專 屬 生 日 的 甜 美 。 我 被 放 進 米 白 色 的 紙 盒 內 運 送 到 餅 店 , 店 員 將 我 和 同 伴 一 起 收 在 雪 櫃 內 , 芳 鄰 就 是 近 來 熱 捧 的 crunch cake 妹 妹 。 難 得 相 聚 , 當 然 與 她 交 流 近 來 業 界 的 現 象 , crunch cake 聽 說 同 行 的 天 使 蛋 糕 , 每 天 起 碼 賣 出 五 百 個 呢 。 只 談 了 一 會 , 她 就 被 辦 公 室 女 郎 買 走 了 。 一 直 等 呀 等 , 到 了 晚 上 近 七 時 , 終 於 等 到 了 訂 下 我 的 人 , 原 來 是 一 名 穿 著 貼 身 背 心 超 短 牛 仔 褲 束 馬 尾 的 貌 美 女 生 。


我 們 步 出 店 外 , 馬 尾 小 姐 揚 手 截 車 , 跟 的 士 司 機 說 要 去 佐 敦 。 一 路 上 她 小 心 翼 翼 的 捧 著 我 , 從 她 臉 上 的 笑 容 , 我 猜 想 Dear T 是 位 對 她 極 其 重 要 的 男 人 。 的 士 在 一 棟 商 業 大 廈 前 停 下 , 我 們 乘 電 梯 到 達 九 樓 , 她 熟 練 地 按 密 碼 進 入 辦 公 室 。 房 內 傳 出 Frank Sinatra 「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 的 歌 聲 , 馬 尾 小 姐 走 進 房 內 , 將 我 放 在 桌 上 , 俯 身 親 吻 主 人 的 面 頰 , 甜 笑 說 : 「 Hunni, Happy Birthday! 」


渣 估 , 祝 你 生 日 快 樂 。


《原 來 性 冷 感》

 
某 個 周 五 晚 上 , 你 早 早 回 家 準 備 晚 餐 , 沙 律 生 蠔 羊 扒 餐 酒 萬 事 俱 備 , 然 後 步 入 浴 室 洗 去 一 身 的 油 膩 。 做 完 身 體 磨 砂 , 頭 髮 擦 了 營 養 焗 油 , 敷 上 水 份 面 膜 , 再 浸 在 玫 瑰 泡 泡 浴 中 。 本 該 放 鬆 的 時 刻 , 你 卻 咬 著 唇 凝 神 看 著 足 上 手 上 誘 惑 的 深 紅 。 沐 浴 過 後 , 穿 上 那 套 令 他 愛 不 釋 手 的 Agent Provocateur 黑 配 白 活 像 maid 的 內 衣 , 今 夜 你 許 勝 不 許 敗 。 這 樣 隆 重 其 事 , 為 了 甚 麼 呢 ? 又 不 是 大 時 大 節 生 日 紀 念 日 。 原 因 只 得 一 個 , 就 是 差 不 多 整 月 跟 男 友 沒 有 做 愛 了 。 明 天 是 週 末 , 他 不 用 早 起 上 班 , 沒 有 藉 口 的 了 。 但 你 擔 心 , 若 他 今 夜 仍 然 不 肯 就 範 , 是 不 是 要 分 手 了 ? 你 肯 定 他 不 是 性 無 能 , 那 即 是 他 另 外 有 人 了 ? 你 低 頭 嘆 了 一 口 氣 。


結 果 一 如 所 料 , 扭 盡 六 壬 還 是 不 得 要 領 。 你 開 始 哭 開 始 尖 叫 失 控 , 質 問 他 是 否 變 了 心 不 再 愛 你 , 結 果 他 憂 憂 吐 出 一 句 : 「 我 懷 疑 自 己 性 冷 感 」 。 你 倆 平 心 靜 氣 坐 下 來 深 究 原 因 , 嘗 試 從 網 上 找 來 資 料 。 從 香 港 公 教 婚 姻 輔 導 會 找 到 有 關 的 資 訊 「 性 冷 感 的 成 因 是 非 常 複 雜 , 其 中 包 括 … … 」 , 你 倆 否 決 了 生 理 因 素 , 那 麼 , 心 理 因 素 呢 ? 工 作 壓 力 會 導 致 性 冷 感 , 而 他 近 來 正 擔 心 公 司 裁 員 。 但 原 來 身 體 形 象 變 差 或 有 感 自 己 老 化 , 都 會 令 性 慾 漸 降 。 看 著 赤 裸 上 身 的 他 , 本 來 的 六 塊 腹 肌 已 經 不 復 見 , 變 成 了 發 水 六 神 合 體 , 你 漸 漸 有 了 頭 緒 。


《一 百 八 十 三 個 朋 友》


我 的 Facebook 內 有 一 百 八 十 三 個 「 朋 友 」 , 你 呢 , 有 多 少 ? 三 百 多 ? 七 百 多 ? 那 數 百 人 可 會 真 的 稱 得 上 朋 友 ? 我 肯 定 , 自 己 來 來 去 去 只 得 數 十 個 朋 友 , 他 們 還 不 一 定 出 現 在 Facebook 名 單 上 。 那 麼 , 多 出 來 的 百 多 人 是 甚 麼 ? 是 酒 肉 之 交 或 一 面 之 緣 , 另 一 些 , 根 本 想 不 起 何 曾 認 識 過 。 偏 偏 每 天 坐 在 辦 公 室 對 著 Facebook , 與 這 些 算 不 上 朋 友 的 人 互 tag 對 方 , 一 起 玩 無 聊 online game 。 心 裡 真 正 著 緊 的 , 卻 久 沒 見 面 。


知 道 要 專 注 工 作 , 但 好 像 遺 忘 對 朋 友 一 樣 要 專 注 。 約 了 朋 友 七 時 晚 飯 , 九 時 半 又 約 了 另 一 朋 友 喝 酒 , 十 二 時 又 相 約 了 另 一 群 友 人 在 蘭 桂 坊 , 忙 得 要 學 會 分 身 奇 術 才 可 趕 及 不 同 場 次 的 聚 會 。 我 所 記 得 的 從 前 , 不 是 這 樣 的 。 約 了 一 位 朋 友 , 就 打 算 整 夜 作 伴 , 其 他 朋 友 打 電 話 來 邀 約 , 只 能 說 不 好 意 思 。 即 使 難 以 推 卻 , 也 得 先 看 看 身 旁 朋 友 的 意 願 , 才 讓 另 一 朋 友 加 入 。 是 因 為 長 大 了 , 還 是 科 技 太 進 步 , 至 致 使 對 朋 友 欠 了 該 有 的 尊 重 ? 一 個 短 訊 或 一 個 MSN 訊 息 便 將 原 本 的 約 定 取 消 , 不 待 回 覆 就 假 設 朋 友 收 到 那 短 短 的 隨 便 的 一 句 「 下 次 再 約 」 。 朋 友 待 我 們 有 欠 誠 意 , 但 我 們 一 邊 抱 怨 , 其 實 有 時 也 不 過 一 樣 殘 忍 。 我 情 願 用 放 棄 三 十 個 約 會 對 象 , 換 回 一 個 兒 時 舊 友 , 返 回 下 午 四 時 麥 當 勞 門 口 不 見 不 散 的 從 前 。


星期三, 12月 03, 2008

生日實況

- 生日那天,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去了北京。

- 與中學時認識的好友作伴。

- 房間窗外看到的,就是對面的CCTV大樓。

- 那個把鬼的酒廠藝術區,我的感覺是—— 藝術與鳩噏不過一線之差。

- 黃昏的鳥巢與水立方,很美。

- 在大董吃過壽麵。

- 同伴回房睡覺,我去了Suzie Wong。

- 醉得一塌糊塗,遺失了羽絨外套。

- 穿著deep V背心連身裙在街上截的士回酒店。

- 在酒店大堂吐了兩次。

星期五, 11月 28, 2008

星期三, 11月 19, 2008

徵友廣告

我有一位友人,絕望地尋覓真愛。

據說,他想找願意跟他結婚生子的女人,而他保證會努力賺錢養老婆。

以下是他的CV (由他自己提供):
  • 1.8M
  • 70Kg
  • IT company Executive Director
  • MBA, FHKIoD
  • fashionable, artistic & professional
  • Smoke and Drink.... but not playboy
  • looking for long term life partner
  • romantic type.... but sometimes very trouble
  • not boring .... but too exciting sometimes
  • sometimes unstable..... but many surprise
  • love travel with g/f ..... but i also travel for work and let g/f alone too
  • any girl looking for GUY above terms
  • PLEASE CALL 6xxx xxx8
  • EMAIL kxxxxxx@kxxxxxx.com
註:他有一輛剛撞至total lost的Jaguar

星期五, 11月 14, 2008

當連卡佛遇上金融海嘯

當金融海嘯蓆捲全球,我的銀行存款卻反常直線上升。

沒有刻意減少消費,而是處處大減價除卻常餐加價至$32。

11月的連卡佛staff sale已減至四折,令人震驚。

早前預留了的兩對高跟鞋,埋單找數才不過$1380。

人人都說這樣的時勢,儘量不要花錢了。

唉。

我當然明白慳得一蚊得一蚊,又聞說公司不願續約,或者明年已要拾紙皮為生了。

但若不是趁亂世撿便宜,$1380只夠買Joy & Peace。

何必太苦口苦面擔心要過緊日子呢?

就算沒有明天,至少昨夜我在Prive開開心心喝過6杯shooter。

星期二, 11月 11, 2008

Happy Birthday to Tony

《生日蛋糕》


我是一個生日蛋糕。

正確來說,我是一個藍莓芝士生日蛋糕。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上午十時三十八分,在餅房內出生,雪白的軀體上有一顆顆深藍晶螢的藍莓作點綴,煞是誘人。

造餅師傅在我的頭頂插上了一片小小的巧克力,寫著“Dear T, Happy Birthday”,T想必是我的主人,到底是男還是女? 

我真希望快點為主人奉上自己,送上專屬生日的甜美。

我被放進米白色的紙盒內運送到餅店,店員將我和同伴一起收在雪櫃內,芳鄰就是近來熱捧的crunch cake妹妹。

難得相聚,當然與她交流近來業界的榮象,crunch cake聽說同行的天使蛋糕,每天起碼賣出五百個呢。

只談了一會,她就被辦公室女郎買走了。

一直等呀等,到了晚上近七時,終於等到了訂下我的人,原來一名穿著貼身背心超短牛仔褲束馬尾的貌美女生。

我們步出店外,馬尾小姐揚手截車,跟的士司機說要去佐敦。

一路上她小心翼翼的捧著我,從她臉上的笑容,我猜想Dear T是位對她極其重要的男人。

的士在一棟商業大廈前停下,我們乘電梯到達九樓,她熟練地按密碼進入辦公室。

房內傳出Frank Sinatra“The best is yet to come”的歌聲,馬尾小姐走進房內,將我放在桌上,俯身親吻主人的面頰,甜笑說:「Hunni,Happy birthday!」

渣估,祝你生日快樂。

星期二, 10月 28, 2008

十月蘋果

《假 作 真》


「 假 」 驟 似 是 個 貶 義 字 , 不 論 加 上 甚 麼 形 容 詞 都 可 以 , 反 正 一 字 一 劃 總 沁 出 負 面 的 味 道 。 在 字 典 找 到 的 釋 義 是 : 不 真 的 、 虛 偽 的 、 人 造 的 。 與 「 真 」 相 對 。 如 假 髮 、 假 話 、 假 面 具 、 虛 情 假 意 等 。 「 假 」 可 以 是 實 際 需 要 , 亦 是 改 進 的 原 動 力 , 假 東 西 也 不 一 定 令 人 抗 拒 , 假 眼 睫 毛 大 眼 con 整 容 隆 胸 , 不 過 是 肉 身 的 裝 飾 , 得 出 來 美 人 如 畫 , 賞 心 悅 目 即 可 。 學 生 不 願 上 學 詐 病 逃 學 , 過 得 了 父 母 卻 過 不 了 自 己 , 之 後 暗 地 改 過 努 力 彌 補 , 不 失 為 一 樁 美 事 。 工 作 時 戴 上 假 面 具 , 不 讓 太 多 情 緒 流 露 出 來 影 響 表 現 亦 無 可 厚 非 。


但 生 命 上 的 假 呢 ? 將 別 人 的 真 實 盜 取 放 入 自 己 的 世 界 中 , 整 件 事 就 變 得 好 可 怕 。 朋 友 的 朋 友 早 前 與 男 友 分 手 , 都 是 性 格 不 合 那 類 原 因 。 過 了 沒 多 久 , 她 知 道 前 男 友 被 警 方 拘 捕 , 連 他 倆 的 愛 犬 也 被 關 進 警 局 , 輾 轉 查 問 之 下 , 那 隻 小 狗 根 本 不 是 他 的 , 甚 麼 都 不 是 他 的 。 偷 錢 作 生 活 費 租 公 寓 , 屋 內 的 東 西 幾 乎 全 是 偷 來 的 , 偷 車 代 步 甚 至 偷 別 人 的 小 狗 作 自 己 的 寵 物 。 那 女 孩 子 陷 入 七 點 八 級 的 震 驚 , 明 明 前 男 友 像 個 闊 少 爺 , 原 來 天 天 上 演 妙 手 空 空 。 近 來 , 我 也 發 現 自 己 認 識 的 人 , 日 復 日 抄 襲 我 的 網 誌 , 更 改 聊 聊 數 句 當 成 其 日 常 生 活 。 除 了 心 慌 , 無 法 理 解 明 白 , 為 何 能 將 假 作 真 ? 騙 得 了 全 世 界 , 心 底 裡 你 還 是 知 道 , 一 切 是 假 的 。 午 夜 夢 迴 , 可 能 情 願 自 己 精 神 錯 亂 , 方 可 免 卻 心 虛 理 直 氣 壯 。

*************************************************

《朝 八 晚 六 的 悲 歌》


現 在 你 看 到 的 這 篇 文 章 , 是 我 在 辦 公 室 悶 得 發 瘋 時 寫 下 的 。 一 向 認 為 坐 九 小 時 油 壓 轉 椅 較 坐 電 椅 更 淒 涼 , 如 今 竟 被 強 迫 坐 在 那 張 會 令 人 腰 痠 背 痛 的 椅 上 , 雙 手 托 著 腮 看 電 腦 的 outlook express 發 呆 沒 事 可 做 , 大 有 一 種 夢 裡 不 知 身 是 客 ( 更 正 : 是 partition 裡 ) 的 感 覺 。 但 願 一 覺 醒 來 , 原 來 正 在 赤 柱 海 灘 曬 太 陽 , 而 非 在 長 期 維 持 二 十 度 低 溫 的 環 境 下 困 獸 鬥 。 如 果 這 刻 你 在 維 港 的 另 一 邊 做 著 相 同 的 事 , 對 我 的 無 助 與 眼 睏 感 同 身 受 , 讓 我 們 共 勉 之 。 那 些 為 了 你 好 我 好 , 經 常 勸 勉 別 人 過 正 常 作 息 每 天 朝 八 晚 六 工 作 的 朋 友 , 我 想 叫 他 們 由 得 人 死 啦 , 世 上 不 是 人 人 都 喜 歡 過 健 康 人 生 的 。 專 家 認 為 夜 間 工 作 會 令 退 黑 激 素 分 泌 受 阻 , 增 加 患 癌 機 會 , 但 有 些 人 的 確 情 願 早 死 , 也 不 想 將 一 天 裡 最 好 的 光 陰 虛 耗 在 與 世 隔 絕 偶 爾 傳 來 keyboard 啪 啪 聲 , 和 滑 鼠 click click 聲 的 地 獄 。


香 港 的 經 濟 不 單 由 朝 八 晚 十 孜 孜 不 倦 的 工 蜂 撐 起 , 午 夜 時 分 才 去 工 作 的 人 同 樣 各 司 其 職 , 點 亮 香 港 的 黑 夜 。 不 喜 過 回 到 辦 公 室 吃 早 餐 全 餐 的 生 活 , 未 必 出 於 懶 惰 , 可 能 只 是 不 適 合 。 下 次 若 聽 到 類 似 的 話 , 何 不 當 作 那 些 人 成 全 香 港 作 為 不 夜 城 的 苦 心 ? 或 許 你 會 覺 得 我 偏 激 無 聊 , 至 少 隔 壁 及 對 面 partition 的 同 事 均 在 嘆 氣 , 而 今 早 七 時 出 門 , 我 在 銅 鑼 灣 找 不 到 已 開 門 營 業 的 麵 包 店 。

*************************************************

《高 跟 鞋 人 生》


與 舊 同 事 飯 敘 , 嘻 嘻 哈 哈 談 到 舊 時 一 起 工 作 的 日 子 , 誰 於 貨 倉 躲 懶 睡 在 貨 架 上 , 誰 又 站 在 店 舖 角 落 扮 化 石 遠 離 顧 客 … … 預 科 畢 業 後 在 名 店 兼 職 了 的 一 段 日 子 , 於 女 裝 鞋 部 工 作 , 其 時 日 薪 三 百 大 元 。 現 在 日 薪 增 加 至 三 百 六 十 元 , 但 當 年 我 買 下 的 Giuseppe Zanotti 只 需 二 千 五 百 元 , 如 今 同 款 的 卻 要 四 千 多 元 。

 
在 街 上 看 到 那 些 十 多 歲 的 女 生 , 課 後 蹦 蹦 跳 的 穿 上 三 吋 高 跟 鞋 去 逛 街 補 習 , 顯 得 自 己 非 常 遲 熟 , 二 十 歲 才 買 了 人 生 第 一 雙 高 跟 鞋 , 而 且 是 小 店 百 多 元 的 貨 色 。 第 一 次 實 在 沒 齒 難 忘 , 我 穿 著 這 雙 高 跟 鞋 殺 出 一 條 血 路 , 因 為 刮 損 了 腳 , 血 都 滲 到 鞋 內 , 再 附 上 十 數 個 水 泡 。 那 時 以 為 , 此 生 與 高 跟 鞋 絕 緣 。


工 作 時 看 到 高 跟 鞋 的 大 千 世 界 , 從 此 上 了 癮 , 也 愛 上 以 高 跟 鞋 詮 釋 人 生 輕 輕 鬆 鬆 毋 須 太 沉 重 。 時 時 提 醒 自 己 , 慣 穿 平 底 鞋 的 人 , 不 能 一 下 子 改 穿 四 吋 斗 零 踭 , 別 企 圖 一 步 登 天 。 遇 上 追 求 者 時 , 不 可 只 顧 外 在 條 件 , 或 跟 許 多 美 不 勝 收 的 高 跟 鞋 一 樣 , 這 人 都 是 中 看 不 中 用 。 明 明 鞋 型 不 合 鞋 楦 太 窄 , 愛 不 是 一 切 , 不 適 合 就 是 不 適 合 。 加 上 鞋 墊 鞋 貼 , 是 替 自 己 增 值 , 可 以 舒 適 地 走 更 遠 的 路 。 一 雙 高 跟 鞋 , 包 含 了 許 多 實 用 的 小 道 理 , 縱 然 不 符 人 體 力 學 , 少 不 免 有 時 會 跌 一 跤 弄 至 損 手 爛 腳 , 但 就 是 有 高 低 起 伏 , 人 生 才 有 意 思 。

*************************************************

《相 逢 恨 晚》


每 個 人 一 生 中 , 總 有 個 相 逢 恨 晚 的 人 。 總 算 相 逢 , 卻 恨 來 得 太 晚 , 明 明 他 是 我 找 了 很 久 很 久 的 人 , 明 明 他 喜 歡 我 我 喜 歡 他 , 明 明 擁 抱 過 指 尖 觸 碰 過 , 最 終 因 為 晚 了 一 步 , 只 落 得 朋 友 的 下 場 , 安 守 一 個 忽 明 忽 暗 的 身 份 。 幾 許 愛 情 故 事 , 都 以 相 逢 恨 晚 作 開 始 , 再 淒 美 動 人 也 得 不 到 幸 福 快 樂 的 下 場 , 誰 希 罕 呢 ? 有 些 時 候 會 恨 自 己 , 恨 為 甚 麼 不 能 在 合 適 的 時 間 遇 上 這 人 。 假 若 早 些 碰 面 , 一 切 會 否 不 一 樣 ? 如 果 前 生 五 百 次 的 回 眸 , 才 換 來 今 生 的 擦 肩 而 過 , 那 麼 我 的 前 生 已 經 為 今 生 要 遇 上 他 而 努 力 過 , 只 可 惜 緣 份 還 是 太 淺 薄 。

 
面 對 相 逢 恨 晚 的 人 , 偶 爾 還 會 想 起 那 些 相 處 , 完 好 無 缺 的 心 忽 然 隱 隱 作 痛 。 既 然 捨 不 得 隔 絕 音 信 , 仍 想 知 道 他 是 否 生 活 得 很 好 , 唯 有 用 他 不 會 明 白 的 方 法 去 珍 惜 去 維 繫 。 往 後 的 日 子 , 再 沒 有 好 好 共 處 , 即 使 近 在 咫 尺 , 選 擇 避 開 走 遠 ; 說 盡 冷 言 冷 語 刻 意 嘔 氣 , 為 著 要 他 生 氣 記 住 我 的 不 是 。 他 生 未 卜 此 生 已 休 , 用 心 做 盡 的 一 切 , 不 過 奢 想 如 果 真 的 有 他 生 , 即 使 他 喝 過 孟 婆 茶 , 再 遇 上 我 , 還 是 會 記 得 。 今 生 再 沒 可 能 , 最 多 心 小 小 的 角 落 有 我 , 那 麼 , 唯 望 他 生 有 機 會 可 以 重 新 偶 遇 一 次 。


恨 事 太 多 , 錯 過 的 不 只 一 個 。 唯 獨 這 人 , 每 次 想 起 仍 覺 心 酸 。 你 呢 ? 你 跟 那 相 逢 恨 晚 的 人 , 最 終 可 有 美 好 結 局 ? 我 沒 有 , 但 希 望 你 等 得 到 圓 滿 。


星期三, 10月 22, 2008

頭條新聞

【本報訊】一名長期失眠的現役空姐,疑因工作環境突變,身體無法適應早睡早起的生活,昨晨被發現暈倒於辦公室內,送院時神志不清。

送院中女空姐名叫elaine, 2x歲,現於深切治療部留醫,情況嚴重。現場消息稱,昨晨接近9時, 空姐elaine獨自走往office pantry沖調營養麥片,疑因想起近日為早起所累夜不能寢,復因修身之故三餐不繼,一時激動落淚兼眼睏突然暈倒。據悉事主為其十磅贅肉寢食不安,卻被朋友男伴指她小題大做,最近開始有自言自語的情況出現。

根據空姐elaine的朋友透露,上月她被調往辦公室工作,每朝須於6時30分起床,加上失眠困擾,她每夜睡眠時間不多於4小時。同時,事主一直向公司隱瞞病歷,其實她患有「先天性德古拉症」,身體對於日光缺乏免疫力,在太陽落山前不能起床。另外,她亦對辦公室桌椅及partition的製造物料敏感,根本不適合過辦公室生涯。

由於「先天性德古拉症」非常罕見,全港只得一位病患者,醫生對診療此病並無把握。若空姐elaine失救,將成為本港首位因眼睏致死的人士。

星期三, 10月 15, 2008

九月蘋果

《風 中 作 樂》


鸚 鵡 登 陸 香 港 那 天 , 仍 在 放 長 假 的 我 , 早 上 瞇 著 眼 用 iPhone 查 看 天 氣 ─ ─ 理 所 當 然 的 八 號 風 球 , 擁 著 冷 氣 被 安 心 睡 下 去 。 朦 朧 間 傳 來 SMS 的 鈴 聲 , 內 容 是 : "typhoon Parrot party@XX Club tonight" , 「 嘻 」 一 聲 笑 了 出 來 , 古 有 苦 中 作 樂 , 今 有 風 中 作 樂 , 實 在 創 意 無 限 。 看 看 時 間 , 已 是 快 活 不 知 時 日 過 的 下 午 二 時 二 十 一 分 。

從 來 沒 見 識 過 這 麼 多 人 眾 志 成 城 迎 颱 風 , 全 城 流 言 滿 天 飛 , 周 四 的 午 餐 時 間 , 朋 友 們 對 著 一 碟 炒 飯 祈 禱 , 祈 求 天 父 賜 予 他 們 翌 日 一 整 天 假 期 。 黃 昏 我 致 電 美 容 院 , 將 預 約 改 為 周 日 , 堅 定 地 跟 她 們 說 可 以 約 腳 打 通 宵 麻 雀 。 晚 間 新 聞 過 後 , facebook status updates 有 一 打 以 上 的 朋 友 在 問 「 鸚 鵡 你 死 咗 去 邊 ? 」 。 念 力 如 此 強 大 , 鸚 鵡 不 得 不 飛 來 香 港 打 招 呼 。 九 號 風 球 下 的 香 港 , 我 的 msn list 上 歷 史 性 地 有 72 人 online ; 致 電 友 人 時 聽 到 背 景 音 樂 有 兩 枱 麻 雀 。 男 伴 與 我 牽 手 下 樓 吃 飯 去 , 午 後 的 銅 鑼 灣 如 劇 集 《 Heros 》 內 那 個 變 成 死 城 的 NewYork City , 遍 地 垃 圾 , 招 牌 搖 搖 欲 墜 。 不 過 , 仍 可 吃 到 茶 餐 廳 的 常 餐 , 另 加 外 賣 糖 水 和 數 隻 電 影 DVD 。 回 到 家 中 , 看 著 雨 水 不 斷 拍 打 玻 璃 窗 , 沒 有 如 言 情 小 說 內 容 般 憶 起 過 去 憾 事 。 鸚 鵡 沒 讓 我 多 放 一 天 假 , 但 至 少 讓 我 賺 了 這 五 百 字 , 想 到 這 裡 , 嘴 角 陰 陰 笑 。


《辛 苦 錢》


最 怕 聽 到 的 一 句 話 是 : 「 你 就 好 啦 ! … … 」 ( 下 刪 五 百 隻 字 ) 別 人 擁 有 的 真 有 那 麼 好 嗎 ? 自 身 擁 有 的 又 確 如 斯 貧 乏 ? 每 當 happy hour 有 人 提 及 「 你 就 好 啦 , 份 工 咁 他 條 」 這 九 隻 字 的 時 候 , 不 論 那 個 「 你 」 是 誰 , 都 想 衝 口 而 出 說 句 : 「 你 咁 辛 苦 就 唔 好 happy hour 返 屋 企 唞 啦 。 」 其 實 , 有 誰 不 辛 苦 呢 ? 人 人 賺 的 都 是 辛 苦 錢 , 只 差 在 是 否 真 的 需 要 流 血 流 汗 。

一 份 工 作 , 就 算 不 是 很 偉 大 隨 時 獻 出 生 命 那 種 , 同 樣 有 不 為 人 知 的 辛 苦 吧 。 Sogo 外 賣 白 蘭 花 的 伯 伯 賺 的 是 辛 苦 錢 , 那 麼 , 含 著 金 鎖 匙 出 生 子 承 父 業 的 夠 好 了 , 但 要 守 業 要 被 人 質 疑 能 力 , 合 該 承 受 著 不 少 的 壓 力 。 羨 慕 別 人 準 時 五 點 半 下 班 去 happy hour , 或 許 , 人 家 早 上 七 時 半 已 經 回 到 辦 公 室 的 了 。 辦 公 室 接 待 員 的 工 作 聽 起 來 最 最 輕 鬆 , 卻 沉 悶 至 辛 苦 的 地 步 , 永 遠 的 人 睇 你 好 你 睇 人 好 。 有 人 戲 言 「 想 賺 舒 服 錢 , 去 做 雞 咪 得 囉 」 , 到 底 我 們 憑 藉 甚 麼 認 為 性 工 作 者 的 工 作 一 定 舒 適 ? 因 為 試 過 召 妓 ? 召 妓 不 等 於 跟 性 工 作 者 做 朋 友 , 她 們 不 可 能 對 尋 歡 的 人 吐 苦 水 。 曾 經 有 相 熟 朋 友 在 「 骨 場 」 工 作 , 才 知 道 電 影 《 豪 情 》 內 趙 啷 啷 工 作 導 致 牙 骹 發 炎 的 故 事 不 假 。

我 們 都 是 打 份 工 啫 , 如 果 有 家 累 , 要 養 妻 活 兒 的 話 , 再 輕 鬆 的 工 種 亦 覺 沉 重 ; 即 使 是 賺 錢 買 花 戴 , 要 每 月 清 還 卡 數 就 不 可 太 大 意 。 老 掉 牙 那 句 ─ ─ 「 一 家 唔 知 一 家 事 」 , 從 來 辛 苦 有 誰 知 ?


《地 下 鐵 的 約 會》


某 日 下 午 , 你 如 常 起 床 梳 洗 塗 好 防 曬 , 再 穿 戴 妥 當 戴 上 大 墨 鏡 下 樓 去 。 你 揚 揚 手 截 車 , 記 起 多 年 前 的 微 雨 天 在 街 上 等 了 十 五 分 鐘 後 , 終 於 有 輛 小 巴 有 空 位 , 突 然 有 位 嬸 嬸 衝 出 來 推 開 你 , 丟 下 一 句 : 「 行 開 啦 , 我 趕 時 間 呀 」 跳 上 車 揚 塵 而 去 。 從 此 你 許 下 小 心 願 , 只 想 以 後 可 以 隨 時 隨 地 坐 的 士 , 不 必 擔 心 車 資 。
 
你 告 訴 的 士 司 機 想 去 嘉 咸 街 , 扣 好 安 全 帶 後 , 一 直 在 想 Sift Chocolate and Strawberry Pavlova 的 香 甜 , 直 至 空 氣 中 漾 起 《 漣 漪 》 。 你 訝 異 陽 光 燦 爛 的 日 子 , 為 甚 麼 電 台 節 目 竟 播 放 這 歌 , 原 來 是 司 機 的 唱 片 。 接 下 來 的 一 首 是 《 當 我 想 起 你 》 , 聽 著 聽 著 , 隨 著 歌 詞 想 起 了 以 為 鎖 好 的 古 舊 心 事 。 中 學 時 你 的 偶 像 是 陳 百 強 , 但 其 他 同 學 都 喜 歡 四 大 天 王 , 所 以 一 直 不 敢 讓 人 知 道 。 後 來 , 一 個 男 生 跟 你 說 : 「 我 覺 得 你 會 鍾 意 聽 陳 百 強 嘅 歌 」 , 他 說 中 了 你 的 小 秘 密 也 成 了 你 的 男 友 。 你 們 做 過 很 多 傻 氣 的 事 , 例 如 分 享 discman earphone 他 用 L 你 用 R , 重 複 播 著《 幾 分 鐘 的 約 會 》 , 一 起 乘 坐 地 下 鐵 由 荃 灣 到 中 環 再 回 荃 灣 。 兩 年 後 , 你 說 生 病 很 累 想 坐 的 士 回 家 , 他 說 坐 的 士 很 貴 要 三 百 元 , 你 倆 吵 架 , 然 後 分 手 。
 
看 車 窗 玻 璃 反 映 出 來 的 點 滴 水 珠 , 你 會 說 那 是 水 氣 , 然 而 , 摸 摸 墨 鏡 下 的 面 頰 , 你 較 誰 都 清 楚 不 過 是 謊 話 , 它 只 是 眼 淚 , 只 可 能 是 眼 淚 。


《抱 緊 眼 前 人》


所 有 親 密 的 接 觸 , 一 旦 嘗 試 過 都 讓 人 魂 牽 夢 縈 , 如 炎 夏 三 十 四 度 下 的 冰 淇 淋 , 沒 有 一 刻 不 被 想 起 , 吃 一 口 永 遠 不 夠 , 再 多 都 不 夠 。 原 本 以 為 自 己 是 宇 宙 中 唯 一 孤 獨 的 人 , 就 連 身 處 的 地 球 , 也 有 月 球 在 45 億 年 前 起 作 伴 , 做 它 的 衞 星 每 天 圍 它 不 停 公 轉 。 而 你 呢 ? 總 是 一 人 踱 步 。 那 時 候 還 未 知 道 , 始 終 一 天 , 有 個 人 會 像 電 視 劇 中 的 老 土 劇 情 , 在 過 馬 路 時 牽 著 你 的 手 並 行 。

記 憶 回 到 最 初 , 每 個 人 的 嬰 兒 時 期 都 愛 哭 鬧 , 而 媽 媽 總 抱 初 生 兒 慢 慢 的 搖 呀 搖 , 用 臉 頰 貼 著 那 紅 通 通 皺 皮 的 「 面 珠 登 」 讓 你 安 靜 下 來 , 然 後 就 會 聽 到 天 籟 般 的 咭 咭 笑 。 到 長 大 了 , 遇 上 令 你 心 悸 的 人 , 擁 抱 時 汩 汩 滲 出 的 溫 暖 , 接 吻 時 的 柔 軟 , 使 你 忘 卻 明 早 九 時 正 開 始 的 工 作 。 甚 至 , 那 人 明 明 是 不 應 愛 不 能 愛 , 明 明 是 屬 於 別 人 的 , 仍 是 捨 不 得 不 愛 。 那 些 肢 體 的 觸 碰 , 在 記 憶 中 永 遠 細 緻 , 或 溫 柔 或 用 力 的 擁 抱 , 讓 你 肯 定 自 己 其 實 不 算 孤 單 。

那 一 年 , 你 跟 初 戀 小 男 友 挽 手 共 遊 海 洋 公 園 , 在 貼 紙 機 的 鏡 頭 下 他 從 後 擁 你 拍 下 兩 眼 彎 彎 的 笑 容 , 回 到 家 門 前 輕 輕 吻 別 。 曾 經 這 樣 溫 馨 , 最 終 還 是 要 分 開 。 世 上 只 得 物 質 不 滅 , 抱 緊 眼 前 人 過 後 溫 度 會 漸 次 散 退 消 失 , 正 因 如 此 , 尚 有 知 覺 的 時 候 唯 有 抱 得 更 緊 , 直 到 世 界 末 日 也 不 放 手 , 直 到 成 為 陌 路 人 那 天 。


《一 雙 手》


請 原 諒 我 的 坦 白 和 落 伍 , 真 心 覺 得 bling bling 大 顆 閃 石 的 gel nail 奇 醜 無 比 , 在 指 甲 黏 上 三 顆 以 上 活 像 生 腫 瘤 , 配 上 甲 環 的 話 則 似 是 要 依 賴 維 生 儀 器 維 持 呼 吸 心 跳 ! 某 次 看 到 朋 友 的 指 甲 上 , 每 片 指 甲 起 碼 有 四 顆 大 閃 石 , 不 禁 問 她 : 「 你 跟 異 形 配 種 麼 ? 」 明 明 十 指 纖 纖 , 為 甚 麼 要 弄 得 不 倫 不 類 ? 我 們 的 一 雙 手 不 是 凡 爾 賽 宮 , 沒 那 麼 大 面 積 亦 用 不 如 此 驕 奢 華 麗 。
 
記 得 要 每 兩 星 期 做 hand spa 和 refill gel nail , 不 時 塗 抹 hand cream 滋 潤 雙 手 , 分 期 付 款 激 光 脫 毛 , 還 有 送 贈 鑽 戒 給 自 己 作 獎 勵 … … 卻 忘 記 一 雙 手 的 實 際 功 用 。 從 前 我 有 做 french gel nail 的 習 慣 , 一 年 花 費 逾 萬 , 原 本 為 方 便 工 作 , 結 果 卻 連 汽 水 拉 環 都 開 不 到 , 玩 wakeboard 又 斷 掉 六 片 gel nail , 整 件 事 本 末 倒 置 , 也 就 拆 掉 了 。

指 節 粗 大 的 我 , 最 喜 歡 在 下 班 時 間 的 地 鐵 內 , 鑑 賞 那 些 緊 握 扶 手 的 玉 手 纖 纖 。 偶 爾 遇 上 沒 經 化 學 修 飾 的 天 然 淡 粉 紅 , 差 點 想 親 吻 跪 拜 這 幅 流 動 風 景 。 不 肯 定 bling bling 閃 石 gel nail 可 會 對 真 甲 造 成 傷 害 , 但 至 少 容 易 令 男 友 家 長 留 下 不 太 好 的 印 象 。 不 止 一 位 媽 媽 輩 對 我 說 , 看 到 兒 子 的 女 朋 友 十 指 螢 光 大 顆 閃 石 延 長 gel nail , 無 法 聯 想 她 能 操 持 家 務 , 又 不 可 能 好 好 照 料 未 來 孫 兒 替 他 洗 澡 , 閃 石 倒 映 出 她 在 皺 眉 。


星期五, 10月 10, 2008

我死後必下地獄

(關於鞋)

讓我代媽媽說:「一口氣買3對Camper的人死後必下死獄。」

買了3對new arrival的Camper,一對平底尖頭twins、一對有fur trim的boots,另加一對黑色高跟鞋,埋單找數過$4000。

公司sponsor 300大元,我卻倒貼$1499去買一對上班用的高跟鞋,是不是痴了線呀?

我肯定,前世一定是窮得沒鞋穿被玻璃插損腳跟然後細菌感染致死的。

要不然,今世為甚麼飯都快沒得吃了連腳毛都懶得剃了還買十九幾對鞋幹啥?

更悲哀的是,當我說現在那些鞋子的售價很貴耶動輒二三千元,舊同事回我一句:「o車!你一向都係買二千幾蚊一對鞋o架啦」。

(關於洗髮水)

看到別人能買$59.9一支洗髮水讓我好生羨慕。

為甚麼我才廿多歲人就要用防脫髮洗髮水呢?一支洗髮水加一支護髮素要奉上金牛一大張呀頂我個肺。

只要一用回普通的洗髮水,我立即像那些不知做了化療還是電療的癌症病人頭髮大把大把的脫下來丫,恐怖程度可以應徵做彭氏兄弟鬼片的臨記。

(關於書)

相對衣服鞋襪,書本的價格便宜得令人想哭。

所以每次買書根本用不著看價錢,因為那處地方叫樂文書店,不是連卡佛。

買$500的書本還回贈$50書券,一本硬皮精裝心血寫成的《陳冠中 - 我這一代香港人》才賣$76.5。

每次看過別人的文字都好慚愧,我只不過是個文盲。

(關於衣)

想買一件小小的針織外套,空調巴士的冷氣凍得像殮房我披上pashmina仍在發抖。

H & M有許多色彩繽紛$99的選擇,但實在揀不下手。

最後買了一件Mango的小外套價值$445,但我明明想要賤價得遺留在巴士也不心痛那種囉。












如果這樣下去,不用睇相佬我也知道將會潦倒一生老了要拾紙皮睡天橋底。

星期五, 10月 03, 2008

不是新詩一首

如果死亡像畢彼特親吻我

秋風彿過小腿肚

或明早不用六時半起床到公司上班

那麼請你帶我離開塵世

若你叫我別氣餒

公司電腦無法上網

接龍遊戲被剷去
 
生活仍是一般可愛

我會問













為甚麼你不去死

星期二, 9月 30, 2008

給你1萬元會買什麼?

【明報專訊】入讀明年小一的報名季節展開,33所私立或直資名校的面試試題疑於網上曝光,個別名校除要求面試以廣東話、英文及普通話三語答題外,部分試題對於年僅5歲的幼稚園高班學生來說相當刁鑽,如需以英語回答「診所(clinic)與醫院(hospital)有何分別?」、「如果給你1萬元,你會買什麼?」等。有名校證實部分試題屬實... ...


(中文版)

問:「給你1萬元會買什麼?」

答:「買你滷味。」


(英文版)

Q: "If I give you $10000, what will you buy?"

A: "Buy you LOMO."


星期四, 9月 25, 2008

依樣畫胡蘆

我發現一個我認識的人,

一個透過網誌認識的網上朋友,

日復日在其網誌內抄襲我寫過的一字一句。

起初,

只是一句起兩句止。

然後,

是一大段一整篇搬字過紙。

接下來,

甚至將我不同的網誌合二為一。

我以為是我太多心,

但從另一朋友的口中得到證實。

一直都認為,

各人前因莫羨人,

用不著模仿。

何必呢?

星期五, 9月 19, 2008

你今日認左未呀?

我坦白承認嘴賤黑心,

有時會打人毒針,

如果有人話我嫁唔出扮上菜兼拜金,

我會祝福那人明日仆街死後日搞冥婚。 

我好惡死鍾意講粗口鬧人,
 
不過日子過得頗開心。

嘴賤黑心咒人搞冥婚,

好咁衰但押韻又過癮。

星期三, 9月 17, 2008

百無一用是elaine

天資所限,

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才寫好五百字的稿,

然後被讀者狂鬧。

看到同事寫劇本趕死線還可以施施然搞pool-side party (係呀講你呀!),

我已經玩自閉,

趕稿趕到有今生冇來世。

本想到銅鑼灣海旁投海自盡,

但修身尚未成功,

怕撞爛人家的遊艇,

還是回家繼續寫稿算數。


星期二, 9月 16, 2008

八月蘋果

《另 一 種 人 生》


我 有 個 LuLu Guinness 手 挽 袋 , 米 白 色 的 麻 布 上 印 有 一 隻 隻 橙 粉 紅 塘 鶴 , 每 次 挽 它 總 得 到 無 數 的 讚 美 。 去 年 冬 天 , 以 乾 布 拭 淨 放 入 防 潮 珠 , 再 用 塵 袋 袋 好 收 回 衣 櫃 內 。 上 個 月 拿 出 來 準 備 約 會 去 , 打 開 塵 袋 後 , 我 尖 叫 持 續 三 十 秒 , LuLu 佈 滿 了 霉 點 ! 是 已 經 成 了 淺 啡 紅 色 深 深 蝕 入 麻 布 那 種 ! 抱 著 它 跑 遍 了 銅 鑼 灣 所 有 的 乾 洗 店 , 都 說 失 救 的 了 , 回 家 後 將 它 丟 到 地 下 。 整 整 一 星 期 過 去 , 猶 豫 該 丟 進 垃 圾 桶 或 自 任 赤 腳 醫 生 , 最 後 跑 到 超 級 市 場 , 買 了 一 支 特 強 衣 物 預 潔 劑 , 我 堅 信 LuLu 命 不 該 絕 。

對 準 霉 點 發 狂 的 噴 , 我 拿 牙 刷 一 直 刷 呀 刷 , 忽 然 想 起 《 殺 神 特 工 》 , 男 主 角 一 直 在 過 平 庸 沉 悶 的 生 活 , 沒 有 重 心 沒 有 意 義 , 直 到 一 日 , 有 人 給 予 他 一 個 機 會 "This is your destiny, join us." , 去 過 另 一 種 人 生 。 喂 ! 當 然 沒 人 保 證 可 以 不 需 付 出 , 亦 不 保 證 另 一 種 人 生 會 更 美 滿 , 我 刷 手 袋 也 刷 損 手 指 啦 ! 許 多 人 都 對 現 在 的 生 活 不 滿 , 又 有 幾 人 有 膽 量 一 試 ? 不 斷 抱 怨 薪 水 太 低 工 作 沒 前 途 , 遇 不 上 愛 人 家 庭 欠 溫 暖 , 渴 望 上 帝 之 手 拯 救 他 的 人 生 。 結 果 , 到 機 會 來 臨 , 卻 怕 辛 苦 怕 沒 收 穫 變 成 「 餚 底 獸 」 。 洗 刷 手 袋 花 了 兩 小 時 , 除 了 指 頭 出 血 , 預 潔 劑 亦 令 皮 膚 敏 感 , 痛 了 個 多 星 期 , 但 手 袋 風 乾 後 光 潔 如 新 。 原 來 , 有 些 事 情 就 算 所 有 人 都 說 沒 可 能 , 其 實 , 另 有 轉 機 。
=======================================

《離 奇 的 神 奇》


神 奇 胸 圍 是 否 當 代 其 中 一 件 最 偉 大 的 發 明 , 這 條 是 非 題 沒 有 絕 對 的 答 案 , 人 人 心 中 有 數 。 某 程 度 上 , 接 受 女 性 穿 著 神 奇 胸 圍 的 男 人 , 於 我 看 來 是 較 體 貼 女 人 的 一 群 。 他 們 道 出 的 理 由 , 永 遠 以 女 性 的 觀 點 出 發 , 例 如 : 女 人 會 多 點 自 信 啦 , 穿 修 身 的 衣 服 會 比 較 好 看 啦 等 等 … … 就 算 虛 偽 , 聽 起 來 非 常 貼 心 。 而 熱 愛 神 奇 胸 圍 的 女 人 都 有 點 可 疑 , 無 論 九 十 磅 還 是 一 百 六 十 磅 的 女 性 穿 上 它 , 總 不 會 覺 得 是 舒 適 的 體 驗 。 我 不 是 專 家 , 根 據 家 中 僅 有 的 兩 個 神 奇 胸 圍 作 九 流 分 析 , 它 令 我 望 而 卻 步 的 原 因 有 五 。

一 、 胸 圍 底 部 的 鋼 線 / 塑 膠 線 壓 著 肋 骨 , 痛 楚 與 不 自 在 的 感 覺 長 存 。

二 、 胸 圍 內 的 胸 墊 厚 得 非 比 尋 常 , 肯 定 較 蝙 蝠 俠 盔 甲 更 實 淨 , 同 時 焗 至 出 熱 痱 。

三 、 背 帶 較 正 常 胸 圍 略 短 , 往 往 將 背 部 的 肉 擠 出 , 而 轉 身 亦 有 難 度 。

四 、 胸 前 的 V 位 刻 意 收 窄 夾 「 雞 心 」 位 , 經 常 呼 吸 困 難 頭 暈 作 嘔 。

五 、 神 奇 胸 圍 嚴 重 剝 奪 了 我 的 優 越 感 ! 從 前 的 日 子 , 像 我 這 種 帶 普 通 棉 質 胸 圍 有 點 睇 頭 有 點 乳 溝 的 女 人 , 自 然 得 到 較 多 的 注 目 禮 。 現 在 呢 , 街 上 全 是 有 乳 溝 的 女 人 , 有 真 有 假 有 深 有 淺 , 人 人 都 有 的 東 西 , 有 啥 特 別 ? 最 離 奇 的 是 , 瘦 得 快 營 養 不 良 的 , 側 面 看 很 正 常 , 從 前 面 看 卻 有 深 邃 如 大 峽 谷 的 神 奇 乳 溝 , 我 無 語 問 蒼 天 。 神 奇 胸 圍 令 人 人 有 乳 溝 , 是 時 候 反 璞 歸 真 , 卸 下 身 上 的 約 束 了 。
=======================================

《金 絲 糖》


除 卻 瑞 士 糖 和 利 是 糖 , 從 前 農 曆 新 年 必 有 的 金 絲 糖 , 可 有 一 絲 印 象 ? 像 手 指 頭 般 大 , 小 咕 𠱸 似 的 , 飽 滿 的 金 黃 色 內 全 是 香 甜 花 生 餡 。 沒 有 獨 立 包 裝 的 一 顆 顆 , 裝 在 一 個 圓 罐 內 , 打 開 來 香 氣 四 溢 。 大 概 , 小 學 畢 業 之 後 , 也 就 再 看 不 到 它 在 插 著 菊 花 和 串 串 金 的 花 瓶 身 旁 出 現 , 令 我 好 生 失 落 。 年 復 一 年 , 家 中 各 人 的 回 憶 逐 漸 模 糊 , 他 們 想 不 起 曾 有 這 糖 出 現 過 , 連 帶 身 邊 的 同 學 朋 友 , 異 口 同 聲 表 示 記 不 起 金 絲 糖 是 甚 麼 。 聯 想 力 較 強 的 朋 友 們 , 會 懷 疑 我 有 色 盲 , 將 日 本 那 小 包 裝 五 彩 繽 紛 的 甜 糖 當 作 馬 涼 。 唯 一 肯 定 它 真 實 有 出 現 過 的 , 是 我 的 外 公 。

幾 多 美 好 的 物 事 , 淡 然 無 聲 從 世 上 消 失 。 當 上 空 姐 以 後 無 論 飛 到 那 裡 , 總 會 找 點 時 間 到 超 級 市 場 遊 蕩 , 只 求 在 一 排 排 的 貨 架 之 間 再 遇 上 它 , 但 這 小 心 願 一 直 落 空 。 似 乎 , 它 已 經 成 為 胃 內 一 團 偶 爾 發 作 、 久 醫 不 癒 的 胃 氣 脹 。 早 前 在 勝 香 園 與 朋 友 們 下 午 茶 敍 , 她 們 說 在 超 級 市 場 已 找 不 到 卡 夫 棉 花 糖 , 只 剩 下 Rocky Mountain 那 牌 子 , 我 還 取 笑 她 們 一 定 是 烈 日 當 空 曬 得 頭 暈 亂 說 話 , 原 來 , 一 切 都 是 真 的 。 那 個 和 你 約 會 過 的 男 人 是 否 也 叫 卡 夫 ? 起 初 你 們 靠 得 很 近 , 他 天 天 致 電 給 你 , 電 影 晚 餐 從 不 間 斷 , 甚 至 帶 你 去 與 他 的 父 母 見 面 。 你 以 為 , 你 們 是 一 對 的 了 , 結 果 他 在 三 星 期 後 人 間 蒸 發 , 話 筒 的 另 一 端 長 響 接 駁 到 留 言 信 箱 。
=======================================

《空 姐 的 職 員 證》


閒 來 無 事 , 數 算 一 下 銀 包 中 的 各 式 證 件 ─ ─ 回 鄉 證 身 份 證 八 達 通 信 用 卡 提 款 卡 職 員 證 醫 療 卡 會 員 證 … … 當 中 最 好 使 好 用 的 是 名 震 中 外 的 空 姐 職 員 證 ( 註 : 是 空 姐 , 不 是 空 少 ) 。 儘 管 都 是 些 小 眉 小 眼 的 優 惠 , 至 少 較 那 些 信 用 卡 優 惠 方 便 啦 , 起 碼 不 用 為 了 買 個 麵 包 有 九 五 折 而 要 「 碌 卡 」 。 憑 著 職 員 證 得 到 的 員 工 優 惠 , 除 卻 在 公 司 網 頁 列 出 的 上 至 手 提 電 話 特 惠 plan 下 至 修 甲 course 買 四 送 一 , 更 多 口 耳 相 傳 的 例 如 可 以 免 費 參 觀 悉 尼 觀 光 塔 等 等 在 機 艙 廚 房 流 傳 出 去 , 同 時 , 表 明 身 份 是 空 姐 即 有 優 惠 的 店 舖 亦 靜 待 有 緣 人 遇 上 。

空 姐 的 職 員 證 不 同 於 空 少 那 張 , 兩 者 有 著 雲 泥 之 別 。 基 本 上 , 只 要 是 個 五 官 端 正 空 姐 , 身 持 一 張 職 員 證 , 中 環 絕 大 部 分 的 夜 店 都 可 通 行 無 阻 , 空 少 嘛 , 嗯 … … 請 在 晚 上 十 一 時 前 或 凌 晨 三 時 後 入 內 。 以 下 的 悲 慘 故 事 , 可 讓 對 空 姐 有 幻 想 的 男 士 引 以 為 鑑 : 一 名 男 子 以 擁 有 空 姐 女 友 為 榮 , 不 因 為 她 是 美 女 , 而 是 每 當 週 末 女 友 身 在 外 地 , 他 可 以 夜 蒲 不 用 報 到 。 某 個 週 末 晚 上 , 眾 戰 友 召 集 , 可 惜 其 女 友 放 假 在 港 , 他 決 定 轉 戰 某 會 員 制 夜 店 以 逃 避 她 的 追 蹤 。 凌 晨 一 時 三 十 分 , 他 與 友 人 們 拿 shooter 準 備 杯 , 忽 然 聽 到 一 聲 "Hi! Derek" , 女 友 現 身 眼 前 揚 揚 手 中 的 職 員 證 露 出 勝 利 笑 容 , 他 的 shooter 杯 倏 地 墜 落 地 上 , 那 淡 綠 色 的 shooter 原 叫 "nothing" 。

星期一, 9月 08, 2008

try our breast

唔得忍唔住啦太好笑啦,一定要打幾隻字~~~

" er... ... er... ... er... ... we will try our breast... ... "

我笑到抽筋~~~


.
.
.
.
1997年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畢業
2003年香港中文大學法律與公共行政學碩士畢業
2006年出任特首辦特別助理

星期三, 8月 27, 2008

小休一個月

 - 餘下的一萬字尚未動筆

 - 其他稿件有待處理

 - 修身進入平台期

 - 失眠

 - 情緒抑鬱

 - 房間亂七八糟

 - 為復工努力準備中


實在很忙,不得不小休一個月,先處理好柴米油鹽醬醋茶,再繼續自言自語。

未來的30日,仍會update twitter仍會看你們的blog仍會查看留言仍會回覆email。

希望回來時,你們都在。

再見。

Lady First 專欄 (9 - 10)

南宮夫人信箱時間 (下)


3.「點解佢要講大話呃我呀?」


星期一, 8月 11, 2008

從freelance到連身裙到跑馬地

饑寒交迫 (饑是因為要減肥,一包價真棧買來的冷麵可以吃上大半個月,寒是因為冷氣太凍經常感冒) 的我,接了3星期的freelance。

為著要脫貧,只得努力抓撈,朝9晚6坐在office扮活化石。

最怕要配搭衣飾,決定天天穿連身裙上班去。

一共15個工作天,即是要15條連身裙啦。

先數算銅鑼灣的家可有足夠的裙,結果,夠我一個月不重覆。

再心算天水圍老家有多少存貨,嗯... ... 夠我一季不重覆。

不計其他衣物,只不過是連身裙咋喎。

如果將它們一襲襲縛起來,大概可以從30樓游繩而下。

工作地點離地鐵站頗遙遠,自然選擇搭乘的士,從家到辦公室,只需10分鐘。

原來,3星期的車費已是$1000... ...

我開始明白為甚總是儲不到跑馬地鳳輝台那層樓的首期。

七月蘋果

《男 友 的 舊 女 友》


除 了 麥 田 圈 和 LV 行 李 箱 能 否 浮 水 這 些 未 能 解 開 的 謎 外 , 另 一 個 女 人 最 關 心 的 謎 是 ─ ─ 「 為 甚 麼 男 人 那 麼 喜 歡 跟 舊 女 友 做 朋 友 」 。 舊 女 友 電 腦 壞 了 關 他 事 ; 舊 女 友 失 戀 關 他 事 ; 舊 女 友 月 經 失 調 心 情 欠 佳 關 他 事 ; 舊 女 友 的 網 誌 關 他 事 ; 舊 女 友 的 狗 便 秘 也 關 他 事 。 既 然 舊 女 新 聞 , 事 事 關 心 , 何 必 找 新 女 友 ? 難 道 需 要 人 幫 你 洗 底 褲 麼 ? 友 人 們 和 我 , 通 通 受 過 這 些 舊 女 友 的 氣 。 但 最 詭 異 的 是 , 我 們 都 不 會 與 舊 男 友 作 好 友 , 這 是 甚 麼 的 業 報 丫 ?


友 人 試 過 大 時 大 節 正 與 男 友 燭 光 晚 餐 , 他 卻 中 途 離 席 去 拯 救 每 三 五 七 日 就 嚷 要 自 殺 的 舊 女 友 。 口 賤 如 我 , 一 定 會 說 : 「 你 舊 女 友 要 去 死 喎 你 快 D 搞 掂 自 己 身 後 事 陪 佢 跳 樓 死 啦 事 不 宜 遲 呀 你 仲 唔 行 替 死 咩 ! 」 天 天 聽 到 舊 女 友 們 一 哭 二 鬧 三 上 吊 的 消 息 , 如 果 她 們 都 真 的 去 死 , 政 府 恐 怕 要 徵 用 全 港 凍 肉 公 司 的 雪 櫃 了 。 我 的 經 驗 呢 , 未 有 那 麼 誇 張 , 最 多 都 是 男 友 熱 心 替 舊 女 友 一 次 又 一 次 維 修 電 腦 。 又 或 是 帶 素 顏 穿 街 坊 裝 的 我 去 見 他 的 朋 友 , 事 後 憑 女 人 的 直 覺 向 他 問 清 楚 , 當 然 , 那 是 他 的 舊 女 友 。 舊 女 友 們 的 網 誌 絕 對 要 細 閱 , 我 的 網 誌 那 麼 多 人 看 多 他 一 個 不 多 所 以 不 看 也 沒 所 謂 。


回 到 重 點 , 我 的 電 腦 壞 了 誰 維 修 呢 ? 其 他 朋 友 囉 。 Date 過 的 可 以 是 朋 友 , 但 愛 過 的 瞓 過 的 就 是 舊 女 友 。 總 之 , 所 有 為 關 護 舊 女 友 而 情 願 得 罪 現 任 女 友 的 男 人 , 都 應 該 拿 去 填 海 。

=======================================

《鬧 市 風 光》


周 末 的 銅 鑼 灣 , 遊 人 如 鯽 , 密 密 麻 麻 的 人 頭 讓 我 想 起 保 齡 球 樽 , 拋 出 一 個 保 齡 球 , 一 定 全 中 。 鬧 市 風 光 無 限 好 , 有 短 裙 熱 褲 美 少 女 , 一 袋 二 袋 的 自 由 行 , 將 貨 車 帽 放 在 頭 頂 的 潮 童 , 還 有 和 幸 的 燒 肉 人 及 粟 米 人 。 而 不 遠 處 的 店 舖 內 , 正 有 人 在 跳 華 爾 滋 。 你 看 不 到 影 碟 店 內 正 有 人 獨 自 跳 Waltz 嗎 ? 仔 細 看 看 吧 , 那 些 人 站 在 一 排 排 影 碟 架 前 , 後 退 一 步 再 左 移 一 步 , 向 前 一 步 再 右 移 一 步 , 完 全 是 改 良 版 的 華 爾 滋 。 我 不 過 想 買 隻 DVD , 看 齣 精 彩 的 電 影 , 結 果 甚 麼 都 買 不 到 , 全 程 在 看 別 人 跳 社 交 舞 。 又 不 是 去 clubbing , 為 甚 麼 要 像 水 草 那 樣 不 停 擺 動 ? 回 到 街 上 , 哎 呀 ! 若 不 是 男 伴 扶 著 我 , 已 經 被 撞 倒 地 上 , 變 成 背 脊 向 天 可 以 煮 來 吃 的 生 物 。 許 多 時 候 , 當 聽 到 背 後 傳 來 「 唔 該 借 借 」 , 其 實 不 需 「 借 」 的 了 , 通 常 在 「 唔 該 」 兩 字 後 的 千 分 之 一 秒 , 就 有 人 撞 到 你 半 邊 身 強 行 叫 你 死 開 。


回 家 的 路 上 , 遇 上 很 多 人 站 在 行 人 路 中 心 扮 大 衞 像 , 有 些 人 單 手 插 褲 袋 , 抬 起 頭 形 成 30 度 角 觀 察 天 象 , 似 乎 天 上 有 九 個 太 陽 。 又 有 些 人 低 下 頭 拿 著 手 提 電 話 不 停 傾 談 , 大 概 秒 秒 鐘 幾 百 萬 上 落 。 想 起 沒 錢 傍 身 , 走 到 Times Square 地 庫 的 提 款 機 前 排 隊 , 到 我 的 時 候 , 身 後 那 人 只 與 我 隔 兩 吋 距 離 , 好 奇 地 伸 出 頭 窺 看 戶 口 結 餘 , 我 轉 身 跟 他 說 : 「 仲 有 八 百 六 十 五 個 半 呀 。 」

=======================================

《愛 情 故 事》


那 一 年 , 你 與 他 在 派 對 上 認 識 , 以 為 他 不 過 芸 芸 眾 生 中 的 一 名 , 況 且 , 他 的 身 旁 另 有 癡 纏 女 子 。 後 來 , 他 展 開 追 求 , 你 猶 豫 不 決 , 因 為 他 不 是 你 一 向 喜 歡 的 類 型 。 跳 過 追 追 逐 逐 的 枝 節 , 你 們 正 式 開 始 。 其 時 , 他 仍 處 於 觀 察 期 , 這 段 關 係 , 像 女 人 買 水 份 精 華 素 , 先 拿 試 用 裝 回 家 , 有 效 用 的 話 自 會 到 美 容 專 櫃 購 買 , 甚 至 同 時 置 下 該 系 列 的 全 部 潔 膚 護 膚 用 品 。


最 初 , 你 像 一 個 寫 「 內 有 易 碎 貴 重 物 品 , 請 小 心 輕 放 」 的 紙 箱 , 他 以 花 束 供 奉 , 電 話 不 絕 , 經 常 給 你 小 驚 喜 , 亦 處 處 表 現 出 對 你 的 認 真 專 注 。 你 們 的 關 係 漸 趨 穩 定 , 各 自 為 事 業 努 力 , 偶 有 爭 吵 , 過 後 又 回 復 溫 馨 。 某 天 , 你 忽 然 想 起 , 他 很 久 沒 有 和 你 去 別 致 的 餐 廳 共 晉 晚 餐 , 不 再 收 到 他 親 手 送 你 的 禮 物 。 他 仍 然 待 你 好 , 只 不 過 叫 你 自 己 先 買 下 禮 物 , 他 再 轉 帳 給 你 。 你 抱 怨 , 他 不 作 聲 ; 他 似 乎 很 忙 , 你 顯 得 太 空 閒 ; 他 的 電 話 無 人 接 聽 , 你 的 電 話 從 來 不 關 機 ; 他 堅 持 事 業 為 重 , 你 不 想 一 直 等 待 。 沒 有 人 說 過 那 兩 字 , 但 你 心 裡 明 白 。 你 憤 怒 你 委 屈 你 懷 疑 自 己 不 夠 好 你 知 道 他 性 格 已 變 , 你 真 的 難 過 。


你 長 相 漂 亮 個 性 可 愛 , 讀 書 工 作 各 式 運 動 玩 樂 交 際 通 通 難 不 倒 你 , 其 實 與 他 極 匹 配 。 可 惜 的 是 , 愛 情 就 算 曠 課 , 事 後 也 毋 須 呈 上 病 假 紙 更 不 須 向 班 主 任 交 代 , 你 看 到 課 室 窗 邊 那 桌 椅 只 得 陽 光 佔 座 , 知 道 愛 情 又 缺 席 了 , 轉 身 刷 去 黑 板 上 的 粉 筆 字 , 繼 續 寫 下 另 一 段 課 文 的 筆 記 。

=======================================

《難 為 了 家 姐》


作 為 獨 生 女 , 對 那 些 有 兄 弟 姊 妹 的 朋 友 無 比 羨 慕 , 因 為 他 們 日 常 生 活 的 恩 怨 情 仇 , 絕 對 較 電 視 劇 集 好 看 。 好 友 家 中 有 兩 個 弟 弟 , 她 們 之 間 的 對 答 , 是 我 悲 慘 灰 暗 生 活 中 唯 一 的 樂 趣 , 例 如 : 好 友 念 及 家 中 有 兩 個 處 於 發 育 時 期 的 弟 弟 , 所 有 零 食 皆 打 孖 上 的 購 買 , 讓 弟 弟 與 她 分 甘 同 味 。 某 日 下 午 , 本 打 算 買 一 袋 排 包 一 罐 可 樂 一 包 薯 片 的 她 , 買 了 兩 袋 四 罐 兩 包 。 結 果 , 該 晚 放 學 後 回 家 , 她 看 到 一 張 本 來 無 一 物 的 餐 桌 。


◎ 「 家 姐 , 十 萬 火 急 ! 借 二 百 蚊 俾 我 丫 。 」 「 好 。 」 ( 後 來 , 她 發 現 十 萬 火 急 的 原 因 是 ─ ─ 弟 弟 趕 去 買 乳 豬 為 同 學 賀 壽 。 )

◎ 「 細 佬 , 你 有 冇 諗 過 繼 續 讀 書 , 拎 個 學 位 呀 ? 」 「 我 唔 想 。 」 「 咁 你 有 冇 諗 住 搵 份 工 做 呀 ? 」 「 你 等 我 忙 埋 少 少 o野 先 啦 , 我 有 正 經 事 做 緊 。 」 ( 她 看 這 個 天 天 玩 電 腦 快 要 變 電 車 男 的 弟 弟 , 根 本 不 知 他 有 甚 麼 在 忙 。 )

◎ 「 細 佬 , 幫 我 拎 隻 CD 去 播 丫 。 」 「 細 佬 , 你 做 咩 開 機 又 唔 幫 我 放 隻 碟 入 去 呀 ? 」 「 膽 機 要 煲 o架 ! 家 姐 ! 」 ( 弟 弟 用 一 副 「 你 是 不 是 白 癡 啊 家 姐 」 的 表 情 對 她 說 。 )

◎ 「 細 佬 , 既 然 你 鍾 意 整 蛋 糕 , 不 如 試 吓 向 呢 方 面 發 展 。 」 「 當 將 興 趣 變 成 工 作 , 呢 樣 就 失 去 o左 意 義 o架 啦 。 」

◎ 「 細 佬 , 你 可 唔 可 以 遠 離 一 下 你 個 3 吋 mon o既 世 界 呀 ? 」 然 後 , 弟 弟 有 如 醍 醐 灌 頂 從 沙 發 站 起 來 , 丟 下 手 中 的 NDS , 走 向 電 腦 桌 投 入 18 吋 mon 的 世 界 。

=======================================

《溫 馨 家 庭 裝》


對 於 所 有 家 庭 裝 的 貨 品 , 我 總 有 無 限 憧 憬 。 一 個 家 庭 , 至 少 要 有 兩 個 人 , 家 庭 裝 貨 品 的 目 標 消 費 群 , 不 是 那 些 吃 杯 麵 買 外 賣 的 孤 家 寡 人 , 最 起 碼 , 是 一 對 共 賦 同 居 熱 戀 中 的 情 侶 吧 。 試 幻 想 以 下 一 幕 , 小 情 侶 在 家 吃 過 晚 飯 後 , 換 上 跑 鞋 去 運 動 場 散 步 , 再 踱 步 到 超 級 市 場 , 將 人 間 煙 火 逐 件 放 進 購 物 車 內 , 家 庭 裝 的 冷 藏 點 心 雪 糕 餅 紙 巾 百 潔 布 洗 衣 粉 … … 家 庭 裝 代 表 的 , 不 只 是 「 大 件 夾 抵 食 」 , 而 是 穩 定 安 全 , 恆 常 不 變 的 狀 態 , 換 個 角 度 詮 釋 , 不 停 產 的 話 就 能 一 生 一 世 的 了 。


兩 口 子 窩 在 沙 發 內 , 你 一 口 我 一 口 的 吃 著 家 庭 裝 雪 糕 , 看 過 千 篇 一 律 的 劇 集 再 刷 牙 漱 口 , 然 後 熄 燈 回 房 。 你 拿 出 剛 才 買 的 那 盒 家 庭 裝 避 孕 套 , 選 了 一 片 哈 密 瓜 味 道 的 , 卻 忽 然 記 起 某 一 年 某 一 片 士 多 啤 梨 味 道 避 孕 套 。 那 年 , 你 倆 大 學 畢 業 結 伴 到 東 京 旅 行 , 泡 過 伊 豆 溫 泉 看 過 東 京 夜 景 經 過 彩 虹 橋 遊 過 士 多 啤 梨 園 。 到 了 今 天 , 彷 彿 仍 嗅 到 那 甜 香 , 但 你 懷 疑 , 回 憶 內 儲 存 的 是 五 日 四 夜 用 光 了 兩 盒 士 多 啤 梨 味 道 家 庭 裝 避 孕 套 的 氣 味 。


多 年 以 後 , 盛 況 不 再 , 你 仍 然 愛 身 邊 的 這 個 她 , 所 有 家 庭 裝 貨 品 都 是 與 她 分 享 , 但 力 氣 總 得 預 留 給 每 日 的 朝 九 晚 七 。 不 過 , 人 工 化 的 水 果 香 氣 像 白 花 油 般 你 清 醒 明 白 , 如 果 一 對 情 侶 , 三 百 六 十 五 日 過 去 , 一 盒 十 二 個 的 家 庭 裝 避 孕 套 竟 然 尚 未 用 罄 , 再 溫 馨 都 假 。

星期四, 7月 24, 2008

書展遇上渣


你就開心啦,有動漫Maggie陪你!

同場加映 —— 有兩名青春玉女在我身旁低呼:「咦!追渣沽呀。」

修身半成功

反反覆覆嚷著要減肥,沒兩年也肯定有365日那麼多。

然後因為工傷,痛得躺在床上動彈不得,脂肪一吋吋累積下去。

直到復工時,胖得連制服外套都穿不上,不寒而慄。

從那時開始,天天晚飯後到運動場散步,每星期三次到gym room拚死命的做運動。

早餐吃大豆棒,飲品喝coke zero,晚餐是一碗菜。

一個月過去,只輕了4磅,更在一程long haul後打回原形。

實在心灰得不想說話。

最胖的時候,男伴每次來接機,同事看到他定會說一句︰「佢真係幾靚仔。」

我並不嫉妒,而是想起所有朋友都跟我說︰「嘩!你做咩肥咗咁多。」

那種雲泥之別,讓我心驚。

已經不是愛與不愛的問題,總不能因為被愛而放肆讓賤肉橫生。

同時,一個經常在街上有女孩子回頭細看讚他俊朗的男人,也實在無法令人安心。

我唯一可做的,就是最老土那句 —— 做好自己。 

再一個月過去,輕了十多磅,修身半成功。

這兩年來置下的連身裙子,差不多每條也要拿去改衣店修窄,似乎漸入佳境。

我不是不開心,但壓力卻有增無減。

剩下來的脂肪呢?難道要一天只吃一餐的我絕食嗎?

下星期開始,美容中心將贊助我做機減肥,高興但笑不出來。

如果最後還是穿不下bikini,我怕真會從此以後躲起來不見人。

星期日, 7月 20, 2008

在此立誓

請在座朋友見證,

我,

豬小玲,

若在28歲生日前減肥成功,

將逼迫朋友合資送贈一套agent provocateur bikini,

然後post一張沙灘bikini照 (照舊,例牌,冇樣)娛賓。

敬希垂注。



星期三, 7月 16, 2008

突發性自卑

生得又唔係靚、身材又唔係好、性格又唔夠溫柔、人又死蠢、書又讀得少、字又唔識多隻、屋企又冇咩錢、份工又搵得唔多‥‥‥

唉。

星期二, 7月 01, 2008

六月蘋果

《LuLu 與 我》


LuLu Guinness 是 一 個 不 能 說 的 秘 密 。 好 的 , 說 出 來 也 不 緊 要 。 反 正 身 邊 認 識 的 人 , 除 了 我 , 都 不 會 花 錢 買 這 牌 子 的 手 袋 。 無 數 次 被 朋 友 嘲 笑 , 那 樣 的 價 錢 , 補 點 錢 買 LV 不 好 ? 一 隻 LV , 用 上 三 五 七 年 都 不 走 樣 ; 一 隻 LuLu , 一 季 過 後 已 經 不 成 樣 子 。 但 那 樣 俏 皮 的 設 計 , 看 著 都 會 笑 。 到 了 下 季 , 又 捧 一 隻 回 家 。 不 止 一 次 , 拿 著 LuLu 手 袋 在 街 上 遊 蕩 , 遇 上 同 道 中 人 , 總 會 相 視 而 笑 。
 

LuLu 與 我 的 友 誼 , 始 於 2000 年 , 中 環 Lane Crawford 舊 店 , 我 在 那 裡 兼 職 。 茫 茫 袋 山 鞋 海 , 在 鞋 架 上 有 一 隻 綠 色 小 花 瓶 , 插 著 小 束 紫 蘿 蘭 , 走 近 一 看 , 是 個 手 袋 ! 終 於 知 道 甚 麼 是 巧 奪 天 工 。 價 錢 好 像 $5,800 , 對 那 時 的 我 來 說 , 是 天 文 數 字 , 每 次 上 班 看 呀 看 , 像 在 欣 賞 藝 術 品 。 遺 憾 的 是 , 她 沒 有 遇 上 惜 花 者 , 到 了 final sale , 還 是 賣 不 出 去 。 數 年 後 的 我 , 在 網 上 拍 賣 場 和 二 手 商 店 兜 了 無 數 個 圈 , 始 終 找 不 回 她 , 如 今 香 港 也 沒 有 LuLu 了 。
 

第 一 隻 LuLu , 是 舊 男 友 在 網 上 拍 賣 場 買 來 送 給 我 的 。 以 後 , 其 他 人 送 贈 的 , 自 己 買 下 的 , 有 很 多 很 多 , 而 心 中 依 然 牽 記 那 束 紫 蘿 蘭 。 我 認 識 的 男 人 , 有 些 很 討 厭 LV , 卻 從 沒 一 個 討 厭 LG 。 他 們 甚 至 不 怕 無 聊 幫 我 上 網 bid 手 袋 , 不 過 認 為 相 對 其 他 牌 子 , LuLu 的 手 袋 才 算 漂 亮 有 趣 。 如 果 有 紫 蘿 蘭 的 消 息 , 可 以 告 訴 我 嗎 ? 我 很 掛 念 她 。

===================================================

《打   機》


可 曾 與 熱 愛 玩 遊 戲 機 的 男 人 談 戀 愛 ? 沒 有 ? 你 太 幸 福 了 , 可 以 為 我 默 哀 嗎 ? 每 次 看 到 男 伴 打 機 我 都 會 即 死 的 , 而 明 顯 , 已 經 死 了 十 次 。 根 據 三 世 書 , 我 與 PS3 、 NDS 、 XBox360 、 PSP 及 Wii 等 等 是 前 世 有 仇 的 , 不 是 它 死 , 就 是 我 與 男 伴 分 開 。 根 據 身 體 狀 況 , 做 過 激 光 矯 視 的 雙 眼 異 常 乾 澀 , 眼 球 肌 肉 經 常 拉 緊 , 我 不 想 為 著 打 機 在 三 十 歲 那 天 宣 佈 失 明 。


硬 要 為 厭 惡 這 東 西 找 出 合 情 合 理 的 原 因 , 源 自 小 時 候 看 到 某 親 戚 , 聲 稱 身 體 孱 弱 , 故 不 事 生 產 愛 吃 軟 飯 , 天 天 躲 在 全 日 冷 氣 開 放 的 房 間 內 玩 遊 戲 機 , 養 成 一 身 肥 肉 ( 呸 ! 你 以 為 自 己 是 男 版 林 黛 玉 ? ) 。 小 小 年 紀 的 我 , 只 想 到 「 廢 物 」 二 字 。 從 此 , 「 打 機 = 廢 物 」 植 根 心 中 。 後 來 , 嘗 試 與 Sega 五 代 培 養 感 情 , 結 果 只 玩 了 不 到 二 十 次 , 證 實 此 生 無 緣 。 朋 友 教 我 在 男 伴 熱 烈 地 打 機 時 搶 去 手 掣 亂 玩 一 通 , 但 我 鐵 定 會 將 手 掣 飛 落 街 要 它 死 無 全 屍 。


或 許 是 太 偏 激 太 負 面 了 , 但 拒 絕 玩 遊 戲 機 不 見 得 令 我 與 同 事 友 儕 間 缺 乏 共 同 話 題 , 又 或 是 我 的 Chanel 會 因 此 崩 了 一 隻 角 。 最 多 最 多 , 會 損 失 數 個 因 打 機 而 鬧 交 繼 而 分 開 的 男 伴 。 熱 衷 於 玩 遊 戲 機 的 人 , 世 界 只 有 32 吋 大 , 好 點 的 都 不 過 46 吋 。 天 文 台 預 計 2020 年 香 港 可 能 將 會 沒 有 冬 天 了 , 朋 友 說 聽 不 到 蟬 鳴 了 , 趁 今 天 天 氣 還 好 , 一 起 外 出 散 步 好 嗎 ?

===================================================

《情 迷 Milano》


古 語 有 云 : 「 三 人 行 , 必 有 廢 人 焉 」 。 根 據 這 套 邏 輯 , 三 個 人 去 旅 行 , 一 個 負 責 看 地 圖 兼 任 攝 影 , 一 個 負 責 打 點 團 友 需 要 兼 任 苦 力 , 餘 下 的 一 個 , 是 負 責 蹺 埋 對 手 等 食 等 影 相 的 廢 人 。 廢 人 是 我 , 金 牌 組 合 , 出 發 去 過 羅 馬 假 期 。

 
◎ 廢 人 在 旅 程 中 每 天 起 碼 20 次 高 唱 : 「 愛 上 你 Milano/ 夢 在 浪 漫 街 道 / 啖 Cappuccino/ 擁 抱 你 」 , 令 團 友 惶 惶 不 可 終 日 。
 
◎ 團 友 的 明 信 片 內 容 如 下 : 「 佛 羅 倫 斯 樣 樣 都 好 , 就 係 間 hostel 唔 好 , 冇 冷 氣 冇 風 扇 冇 電 梯 仲 有 蚊 o既 。 」 啊 ! 意 大 利 的 蚊 香 , 傳 統 圓 餅 那 種 , 好 貴 。
 
◎ 每 朝 準 時 七 時 起 床 , 不 用 校 鬧 鐘 的 , Duomo 的 鐘 聲 較 其 建 築 更 宏 偉 。

◎ 意 大 利 的 警 察 , 應 該 全 部 正 職 都 是 模 特 兒 。

◎ 廢 人 天 天 高 歌 《 情 迷 Milano 》 , 念 力 之 強 , 令 團 友 原 本 要 去 威 尼 斯 , 卻 上 了 去 Milano 的 火 車 。

◎ 三 人 都 成 了 威 尼 斯 人 , 發 夢 男 友 會 在 聖 馬 可 廣 場 求 婚 。

◎ 「 斜 塔 真 係 斜 喎 」 , 廢 人 講 廢 話 。

◎ 回 程 時 多 了 四 個 Chanel 紙 盒 , 明 顯 有 團 友 撞 鬼 。

◎ 回 hostel 時 遇 上 一 男 子 問 價 , 做 出 「 3 」 的 手 勢 。 到 底 是 3 、 300 定 3000 歐 羅 ? 如 果 3000 歐 羅 只 需 要 看 人 打 JJ , 團 友 非 常 樂 意 。

===================================================

《Central-holic》


身 邊 的 一 位 好 友 , 近 來 慘 被 工 作 荼 毒 , 成 為 了 Central-holic 。 Central-holic 的 特 徵 , 簡 單 來 說 , 他 們 信 奉 中 環 就 是 天 堂 之 所 在 。 中 環 的 人 是 最 靚 的 ; 中 環 的 食 肆 是 最 好 的 ; 中 環 的 工 是 最 有 前 途 的 ; 中 環 的 男 人 是 最 頂 級 的 。 相 信 終 有 一 天 好 友 會 認 為 , 中 環 的 狗 的 屎 是 香 的 。 中 環 當 然 好 啦 , Sift 的 dessert 只 應 天 上 有 , 蘭 桂 坊 讓 寂 寞 人 棲 身 , 還 有 速 度 媲 美 的 士 的 N969 往 返 天 水 圍 。 啊 ! 中 環 啊 !


好 友 經 常 介 紹 單 身 男 人 給 友 人 認 識 , 清 一 色 中 環 人 。 只 要 是 在 中 環 工 作 的 專 業 人 士 , 不 管 體 重 260 磅 拋 妻 棄 子 身 陷 六 角 關 係 , 都 算 作 上 上 之 選 。 最 新 例 子 : 「 佢 幾 好 o架, 但 係 表 達 能 力 欠 佳 。 」 「 o下? 你 想 點 呀 ? 」 「 人 家 律 師 o黎 o架。 」 表 達 能 力 欠 佳 的 律 師 , 同 「 你 畀 d 錢 過 我 , 等 我 幫 你 全 家 祈 福 啦 。 」 一 樣 難 以 置 信 。


某 次 相 約 她 晚 飯 , 剛 到 達 餐 廳 門 口 , 她 開 口 : 「 做 咩 o黎 d 咁 o既 地 方 食 飯 唧 ? 」 而 餐 廳 老 闆 就 站 在 我 們 面 前 ! 低 下 頭 將 她 拉 進 餐 廳 , 一 直 嫌 這 不 好 嫌 那 不 好 。 好 不 容 易 等 到 她 用 筷 子 將 碟 上 的 雞 件 翻 來 撥 去 , 再 開 金 口 讚 賞 ─ ─ 「 d 雞 幾 好 食 o丫。 」 「 係 呀 , 都 幾 出 名 o架 。 」 「 但 係 我 睇 唔 出 同 中 環 食 開 o個 d 有 咩 分 別 囉 。 」 如 果 她 不 是 我 多 年 好 友 , 我 已 經 大 巴 大 巴 冚 過 去 。 到 了 結 帳 時 , 她 還 怕 我 唔 死 多 加 一 句 : 「 咁 o既 價 錢 , 去 中 環 食 唔 好 ?」


星期四, 6月 26, 2008

近況

1. 很久沒有笑過

2. 每天吃一餐半

3. 吃減肥藥只剩下半條命

4. 失眠至接近崩潰

5. 咭數觸目驚心除非賣命才能清還

6. 今季在Lane Crawford的支出︰$0

7. 對男人完全失望

8. 珍惜每個交稿的機會

9. 唯一相信的承諾是安眠藥能令我入睡

10. 不知說甚麼好

星期四, 6月 19, 2008

較貧賤更淒涼

一直堅信「貧賤夫妻百事哀」,有些人,只要相愛,一起喝水喉水都覺甜。

那不是我,起碼,請給我一樽perrier。

這刻,銀行戶口只剩下不夠一千元,仍未覺彷徨。

原來,當失去信任,將散落的重新拾回來,那漫長的過程,才算淒涼。

揪出段段謊話的過程,相信我,難捱得像明知是鏹水還要喝。

我想過,不如算了。

距離放下戒心的日子大概很遙遠,我又回到了每天full make up,配搭好衣飾,手袋內現金證件化妝品一件不缺,才下樓吃早餐去的病態時期。

不知道多久以後,我才有足夠的安全感,再次放下化妝掃,素顏亂髮與你吃一頓下午茶。

星期二, 6月 17, 2008

在心中

與舊情人有關的一切,從不留下,除卻某人給我的情書。

回憶不深刻不美好的,就算有一千張相片三百件禮物又有何用?

要記得的,眉目自會印在心上,而不是平面的合照。

我唯一需要的愛情的憑據,是想起那人時的心跳,和呼吸的起伏。

星期一, 6月 16, 2008

本周金句

小玲:「你冇溝過人地?交媾過唔係媾丫?﹗﹗」


小玲:「朋友?拍過拖既訓過既就唔係朋友,係舊女友﹗」


小玲:「我介紹朋友俾你識之後先同你講佢係我舊炮友得唔得丫?」


加多句 —— 

「人生在世,無可避免既係,你一定會o係男朋友既電腦,搵到佢個ex既相,仲唔只一張。」



星期六, 6月 14, 2008

條氣唔順

喂喂!

請問我有邊個前度男友有寫blog架?

唔該send條link俾我丫。

冇野架, 我真係冇野架。

我想睇下人地d work, 呀唔係, 係人地d word, 參考下之嘛。

我真係冇野架!

屌。

星期一, 6月 09, 2008

周一床上的小玲

我在下午3時37分睡醒。

check過Gmail看過留言,然後想寫一篇日誌。

正在上班的你們,看到我有糧出但不用工作還去旅行,是否很想打人﹖

但其實我很悶。

人人都去了上班,沒上班的在趕功課。

只有我,在想到哪裡吃下午茶餐好。

喂,有沒有人有空到CWB陪我吃下午茶丫﹖

星期日, 6月 08, 2008

五月蘋果

《幻 海 奇 情》

新 相 識 的 朋 友 聽 到 我 是 空 姐 , 總 會 說 : 「 你 就 好 啦 , 可 以 免 費 旅 行 四 圍 飛 , 一 定 眼 界 大 開 。 」 眼 界 大 開 是 必 然 的 , 而 且 用 不 下 飛 機 , 單 是 一 次 十 小 時 的 航 程 , 已 經 較 幻 海 奇 情 更 離 奇 。

◎ 「 小 姐 , 我 要 睇 香 港 報 紙 。 」 「 你 等 等 丫 , 我 搵 俾 你 。 如 果 有 既, 我 陣 間 拎 俾 你 呀 。 」 「 我 唔 理 , 你 宜 家 去 頭 等 俾 我 。 」 「 太 太 , 我 地 架 機 冇 頭 等 架 。 」
◎ 「 你 幫 我 搬 件 行 李 上 去 呀 。 」 ( 嘩 ! 件 行 李 係 我 頭 胸 腹 加 埋 咁 大 件 ) 「 小 姐 , 唔 好 意 思 呀 , 根 據 公 司 policy , 係 唔 鼓 勵 我 地 幫 乘 客 搬 行 李 , 如 果 太 重 你 搬 唔 起 , 不 如 我 幫 你 將 件 行 李 check in 啦 。 」 「 我 唔 想 check in , 你 幫 我 搬 。 」 「 小 姐 , 咁 你 問 下 其 他 男 乘 客 幫 唔 幫 你 啦 。 」
◎ 「 婆 婆 , 有 炒 蛋 同 炒 麵, 你 想 食 邊 樣 呀 ? 」 「 我 慣 左 早 餐 食 飯 。 」 「 唔 好 意 思 , 呢 餐 真 係 冇 呀 。 」 「 咁 算 啦 , 你 俾 D 糕 點 我 啦 。 」 「 下? 」 第 二 餐 , 「 婆 婆 , 呢 餐 有 飯 呀 。 」 「 我 慣 左 午 餐 食 麵 。 」 「 上 果 餐 就 有 , 杯 麵 你 要 唔 要 ? 」
◎ 「 哦 ‥ ‥ ‥ 先 生 你 唔 食 得 豬 肉 , 咁 等 我 望 望 menu 睇 下 炒 蛋 有 冇 豬 肉 配 料 先 。 」 鄰 座 師 奶 搭 嘴 , 「 煙 肉 即 係 豬 囉, 你 識 唔 識 字 架 ? 」
◎ 「 先 生 要 牛 肉 飯 定 魚 配 薯 仔 呀 ? 」 「 魚 。 」 「 想 飲 D 咩 呢 ? 」 「 酒 。 」 「 紅 酒 、 白 酒 定 係 啤 酒 ? 」 「 我 都 揀 魚 囉 , 你 仲 要 問 ? 」

--------------------------------------------------------
《她 她 她》

三 個 相 識 多 年 的 女 孩 子 , 終 於 有 機 會 她 她 她 旅 行 去 。 當 她 倆 睡 眼 惺 忪 打 著 呵 欠 在 我 的 酒 店 房 門 前 出 現 , 那 感 覺 較 收 到 男 友 送 贈 的 鮮 花 和 鑽 石 , 更 窩 心 。 1995 年 , K 小 姐 和 我 都 是 初 中 生 , 第 一 眼 看 到 這 大 眼 高 鼻 細 嘴 高 瘦 白 嫩 的 女 孩 子 , 嘩 ! 除 了 平 胸 , 可 稱 完 美 了 。 十 多 年 過 去 , 嗯 , 她 依 舊 有 缺 憾 美 。 而 C 小 姐 呢 ? 震 撼 的 一 幕 永 遠 記 得 , K 推 門 進 她 的 房 間 打 招 呼 , 我 驚 見 她 睡 在 堆 滿 從 乾 衣 機 拿 出 來 的 衣 服 的 床 上 , 現 在 , 那 堆 東 西 變 成 了 LV 。

女 孩 子 大 多 臉 皮 薄 小 心 眼 , 如 對 對 方 的 品 味 行 徑 投 以 一 句 : 「 好 醜 」 、 「 好 cheap 」 、 「 好 濫 」 和 「 好 蠢 」 ‥ ‥ ‥ 仍 未 絕 交 的 話 , 應 該 是 一 世 的 朋 友 了 。 遊 過 鐵 塔 塞 納 河 聖 母 院 凡 爾 賽 宮 香 榭 麗 舍 大 道 羅 浮 宮 , 吃 過 Laduree 的 Macaroon 、 PAUL 的 Canele 和 無 數 隻 熱 狗 , 拍 下 許 多 照 片 , 還 生 了 一 口 的 痱 滋 。 我 們 仨 都 幸 運 , 學 生 年 代 的 友 誼 , 沒 有 因 際 遇 不 同 分 道 揚 鑣 , 尚 有 時 間 有 心 情 有 閒 錢 一 起 旅 行 。 甚 至 , 有 能 力 每 人 置 一 隻 Chanel 手 袋 , 為 紀 念 這 次 旅 行 ( 其 實 是 藉 口 ) 。 那 日 黃 昏 , 窩 在 總 店 的 沙 發 上 , 喝 店 員 送 上 的 飲 品 , 等 待 他 們 將 手 袋 包 裝 妥 當 。 K 坐 在 對 面 的 沙 發 , C 就 在 另 一 端 挑 選 手 錶 。 我 不 太 懂 得 去 形 容 , 內 心 很 實 在 又 覺 溫 馨 。 三 十 年 後 , 但 願 我 們 可 以 拿 著 手 袋 說 當 年 , 不 過 C 那 隻 白 色 漆 皮 , 大 抵 已 變 黃 了 。

--------------------------------------------------------
《下 午 茶 餐》

下 午 茶 餐 是 我 的 「 一 日 之 計 在 於 晨 」 , 每 天 睡 醒 後 第 一 口 吃 到 的 美 味 ( 更 正 : 每 天 第 一 口 吃 到 的 其 實 是 減 肥 藥 , 但 它 稱 不 上 美 味 吧 ) 。 上 星 期 在 銅 鑼 灣 某 隱 世 茶 餐 廳 吃 過 例 牌 , 忽 然 好 想 寫 下 茶 餐 的 二 三 事 。

最 常 去 蘭 芳 茶 餐 廳 , 茶 餐 22 元 / 一 個 菠 蘿 油 450 卡 路 里 /High Tea 不 是 茶 餐 / 如 果 地 獄 有 凍 奶 茶 喝 但 天 堂 只 提 供 滾 水 , 我 會 與 所 有 朋 友 在 地 獄 相 遇 / 凍 飲 加 兩 蚊 / 最 愛 的 配 搭 是 牛 油 多 士 + 雪 菜 肉 絲 米 + 火 腿 奄 列 + 熱 檸 茶 / 蛋 撻 是 人 間 救 贖 / 減 肥 時 絕 不 能 吃 西 多 士 / 只 坐 卡 位 / 媽 媽 愛 喝 紅 豆 冰 / 勝 香 園 就 算 茶 餐 時 段 也 超 多 人 / 一 日 一 茶 餐 令 我 胖 了 15 磅 / 雞 全 翼 比 雞 中 翼 好 / 不 吃 茶 餐 的 人 都 很 死 板 / 幼 薯 條 太 沒 誠 意 。

某 大 集 團 快 餐 店 的 茶 餐 , 銅 鑼 灣 分 店 配 上 整 件 西 多 士 , 天 水 圍 分 店 只 得 半 件 , 讓 我 很 困 惑 , 曾 經 想 過 寫 信 查 問 。 又 , 有 次 病 得 半 死 , 一 份 茶 餐 只 吃 了 一 半 , 剛 離 開 座 位 , 回 頭 看 到 一 位 嬸 嬸 在 吃 我 剩 下 的 那 份 茶 餐 , 心 很 酸 。

A 小 姐 的 舊 男 友 總 是 和 她 去 吃 茶 餐 , 情 人 節 亦 如 是 , 怪 不 得 後 來 這 人 對 她 衰 到 不 得 了 ; 一 行 三 人 去 吃 茶 餐 , 有 一 隻 老 鼠 從 B 小 姐 腳 邊 經 過 , 她 嚇 得 面 青 口 唇 白 眼 有 淚 光 , 怪 不 得 她 要 養 貓 ; C 小 姐 從 前 年 少 無 知 , 每 當 男 友 提 議 去 吃 茶 餐 就 黑 口 黑 面 , 怪 不 得 她 現 在 要 寫 關 於 茶 餐 的 500 字 來 贖 罪 。

--------------------------------------------------------
《莫 大 於 肥 死》

收 到 朋 友 的 來 電 , 我 只 「 喂 」 了 一 聲 , 她 就 十 萬 火 急 的 大 叫 : 「 唔 好 食 我 畀 你 隻 減 肥 藥 呀 , 有 禁 藥 成 份 ? ! 」 「 我 有 睇 報 紙 , 到 底 係 橙 色 定 黃 色 隻 呀 ? 」 「 橙 色 呀 , 有 sibutramine? ﹗ 」 噢 ! 很 失 望 。 原 來 連 必 須 有 醫 生 處 方 的 西 藥 成 份 都 上 了 , 怪 不 得 我 吃 了 一 個 月 , 就 減 了 三 磅 … … 咁 大 把 。 既 是 禁 藥 , 還 要 又 貴 又 沒 效 , 的 確 該 回 收 填 海 。

早 前 知 悉 另 一 友 人 憑 減 肥 藥 一 個 月 內 減 去 二 十 磅 !! 更 是 瘦 身 不 瘦 胸 那 種 ! 立 即 仆 到 去 上 網 , 在 網 上 拍 賣 場 買 了 兩 樽 回 來 試 試 。 結 果 半 個 月 下 來 , 輕 了 差 不 多 10 磅 , 以 為 距 離 Agent Provocateur 豹 紋 bikini 的 日 子 不 遠 了 , 卻 開 始 嚴 重 失 眠 。 為 甚 麼 不 可 以 是 口 乾 、 心 跳 加 劇 、 手 震 及 血 壓 上 升 等 等 我 能 忍 受 的 ? 命 中 注 定 , 唯 一 可 穿 上 的 , 是 AP 的 香 水 。 而 友 人 呢 ? 她 除 了 未 神 智 混 亂 外 , 一 切 副 作 用 都 出 現 了 。 如 像 她 在 兩 個 月 內 蒸 發 了 二 十 五 磅 , 我 也 怕 不 過 是 自 己 的 幻 覺 。

與 脂 肪 抗 戰 多 年 , 明 白 戰 友 大 都 怕 肥 多 於 怕 死 , 對 衞 生 署 回 收 減 肥 藥 並 不 在 意 , 但 若 有 報 道 指 服 用 該 藥 會 令 人 消 瘦 二 十 磅 以 上 , 肯 定 戰 友 將 用 盡 手 段 全 數 購 回 。 某 牌 子 減 肥 藥 已 回 收 多 時 , 我 仍 在 各 大 討 論 區 看 到 不 少 人 詢 問 何 處 買 得 到 , 同 時 比 較 第 一 代 還 是 第 二 代 禁 藥 成 份 更 重 更 有 效 。 誰 都 知 道 以 色 侍 人 不 能 長 久 , 然 而 , 色 相 總 是 太 過 誘 人 。

星期五, 5月 23, 2008

擇偶條件part 2

現在的:

1. 18歲至85歲。
2. 住港島區。(九龍區唔係唔得,只係,天水圍真係唔得)
3. 不愛吃牛肉。
4. 容許我自殘。(例如將果D來歷不明但好有效既減肥藥打孖上咁食)
5. 不要問我的錢我的身外物從何而來。
6. 自給自足。(隨住年紀既增長,唔好諗等人養)
7. 討厭打機。
8. 千杯不醉。(其實酒量比我好已經夠,一枝black label加半打shooter)
9. 會玩樂器。
10. 懂得倉頡輸入法。
11. 非潮童類。
12. 內向寡言沉悶。
13. 煮得一手好菜。
14. 每天睡眠時間不多於七小時。(我長期失眠,陪下我啦)
15. 會替我按摩。
16. 愛曬太陽。
17. 英文較我好。(幫我寫求職信)
18. 中文較我好。(最好幫埋我諗寫咩稿)
19. 不需要賢內助。
20. 愛看《同事三分親》。

星期一, 5月 19, 2008

喪心病狂的她她她她她


一個月之內,

她她她她她分別跑到巴黎總店,

每人置一個Chanel手袋回來。

我敢說,

她們都是痴線的。

星期六, 5月 17, 2008

舊文

=========================================
《修身中,請勿打擾。》11/16/2006


打算明天在20度微涼天氣下玩wakeboard的我,發現了一件事 ── 我胖了很多,甚至是太多。亦因為病了近兩個月的關係,全身都有明顯的水腫,眼底下有點黑眼圈。

我看著鏡中的自己,用雙手掩面,不忍心再看下去。然後,感覺到眼淚由指縫間滑下手背。你一定在訕笑我小題大作吧。然而,我就是這麼膚淺的一個女人。

沒有了吹彈得破的青春,眼看那一點點剩餘的美麗也快捍衛不了,心裡是說不出的淒涼。我是怎麼胖起來憔悴起來的?原因是用甜品來淹沒我的傷心。原因是用夜夜笙歌來將感覺好好收藏。

從來不懂用文字聲音性格去吸引男人的注目,以色侍人是我唯一懂得的事,憑藉色相去留住男人伴我消遣寂寞時光。

如果有一天,我變成了一個160磅的胖女人,你還會留意我這篇喃喃自語嗎?賣相漂亮的女人,總有黃磚路可行。長得平庸愚魯的,總要多吃一點苦頭。這場青春美麗持久戰,我一定會輸,但不想輸得一敗塗地。
=========================================





記憶中,2006年11月16日的我,應該較現在纖瘦。

青春不拿來出售,一樣會走,甚至更快。

星期四, 5月 15, 2008

Opendiary

回到從前,

還未在blogspot開戶的日子,

一直用opendiary記下我的心跳。

仍記得,

那裡發生過美好的愛情。

星期二, 5月 13, 2008

幾十對波同我抹面

女︰「我冇乜見過台妹係肥既,但係胸呢﹖就普遍大過香港女仔。」

男︰「梗係啦﹗我上次去XX bar,幾十對波同我抹面呀。」

女︰「‥‥‥」

男︰「做咩丫﹖」

女︰「我咁平,唔好意思話識你唧。」

男︰「唔緊要啦。」



唔緊要﹖咁即係好平啦﹗多謝晒。


星期四, 5月 08, 2008

星期五, 5月 02, 2008

只差一點那就是我

《為 保 銀 包 10 元 與 手 提 電 話 抗 賊 少 年 被 捅 四 刀 命 危》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0502&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1058726

那地點,亦是我從前回家的必經之路。

他出事的時間 –– 凌晨2時半,友人們與我開開心心步出Inn Side Out,散步回住處。

新朋友還笑說我認識男友,重要的不是人品,是"where do you live?"。

真的,這點很重要,我承認。

星期三, 4月 30, 2008

四月蘋果

《Clubbing 進 化 史》

已 八 百 多 年 沒 去 clubbing 了 , 大 概 , 以 後 都 極 少 機 會 再 去 。 每 次 經 過 時 裝 店 , 聽 到 那 些 熟 悉 的 音 樂 , 總 會 出 奇 地 懷 念 從 前 的 星 期 三 四 五 六 。 今 夜 收 到 一 個 「 Prive tonight, wanna join? 」 的 sms , 沒 有 心 動 , 但 會 想 起 … … 吖, 那 英 俊 的 臉 的 確 難 得 。 而 十 二 至 六 那 多 出 來 的 六 小 時 , 我 在 寫 關 於 clubbing 的 點 滴 。

當 兩 個 已 退 役 的 蒲 精 , 雙 雙 躲 在 酒 樓 飲 下 午 茶 , 話 題 越 扯 越 遠 , 變 成 研 究 人 類 clubbing 進 化 史 。 雖 然 未 至 於 可 著 書 立 論 , 但 該 有 助 對 clubbing 有 無 限 遐 想 的 人 作 基 本 orientation 。

記 不 起 第 一 次 clubbing 是 怎 樣 的 了 , 不 過 仍 記 得 第 一 次 踏 入 現 已 結 業 的 Hei Hei , W 牽 我 的 手 繞 場 一 圈 , 看 看 有 甚 麼 漂 亮 人 物 , 又 不 停 介 紹 朋 友 給 我 認 識 。 放 心 , 我 才 不 信 有 人 可 在 五 分 鐘 內 記 住 十 多 二 十 人 的 名 字 。 下 次 再 見 面 , 攬 頭 攬 頸 說 句 「 喂 ! hi ! 咁 啱 嘅? 你 幾 點 落 嚟 㗎? 陣 間 兩 點 過 Volar , join 唔 join 呀 ? 」

然 後 , 由 最 初 的 生 澀 , 兩 星 期 玩 一 晚 , 變 成 每 個 星 期 三 至 六 中 午 開 始 , 不 斷 sms 往 來 約 齊 同 伴 。 然 後 , 會 開 始 同 那 些 bouncer 熟 落 , 直 行 直 入 在 一 片 暗 黑 的 環 境 找 出 朋 友 甲 乙 丙 再 介 紹 予 同 伴 認 識 。 然 後 , 會 覺 得 悶 , 對 那 些 問 別 人 「 我 條 裙 夠 唔 夠 短 呀 ﹖ 」 的 𡃁 妹 反 白 眼 。 然 後 , 會 變 成 一 塊 會 行 會 走 的 神 主 牌 , 只 需 要 裝 香 澆 酒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誘 惑 三 色》

每 夜 的 「 無 間 音 樂 」 時 段 , 最 期 待 的 就 是 Freeze 的 MV , 那 翠 綠 鮮 黃 桃 紅 的 三 色 誘 惑 。 身 為 女 性 , 也 得 承 認 的 確 是 人 間 好 風 景 。 相 貌 標 致 , 長 髮 , 豐 胸 盛 臀 , 細 腰 有 curve , 手 腳 纖 長 尚 留 點 點 肉 地 , 夫 復 何 求 呢 ? 我 明 白 知 識 可 以 改 變 命 運 , 但 身 邊 發 生 的 , 更 多 是 姿 色 改 變 命 運 。

家 中 有 半 打 以 上 的 雙 眼 皮 膠 紙 膠 水 , 每 日 努 力 愚 公 移 山 , 只 不 過 想 雙 眼 皮 深 一 點 高 一 點 , 不 知 要 多 少 年 才 見 成 效 。 將 膠 紙 從 眼 皮 上 撕 下 , 或 把 小 膠 叉 插 在 已 塗 上 膠 水 的 眼 皮 使 它 定 形 , 不 是 不 痛 的 。 單 眼 皮 很 可 愛 , 但 你 何 曾 看 過 示 範 化 妝 的 模 特 兒 是 單 眼 皮 的 呢 ? 我 喜 歡 化 妝 , 上 班 定 要 化 妝 , 用 四 色 眼 影 化 出 來 的 妝 非 常 亮 麗 醒 目 , 所 以 , 雙 眼 皮 是 一 種 必 需 品 。
 
經 常 不 厭 其 煩 一 天 數 次 問 朋 友 空 姐 R : 「 如 果 有 人 贊 助 你 整 容 , 但 要 你 即 刻 賠 錢 畀 公 司 辭 職 , 你 肯 唔 肯 ? 」 。 她 的 答 案 是 : 「 哦 … … 一 個 月 人 工 算 得 D 咩 呀 , 梗 係 肯 啦 。 」 我 想 說 的 是 , 當 你 心 思 思 想 整 容 , 但 怕 男 友 介 意 怕 家 人 不 高 興 怕 朋 友 暗 暗 歧 視 , 這 有 兩 個 女 孩 子 , 公 開 地 坦 白 地 承 認 , 如 果 有 機 會 , 她 們 會 仆 到 去 整 容 。

蕭 生 蕭 生 , 你 會 否 看 到 這 篇 文 章 呢 ? 我 真 心 覺 得 , 一 個 希 望 變 得 漂 亮 的 女 孩 子 , 遇 上 一 個 成 全 她 的 人 , 其 實 , 這 不 失 為 一 則 美 麗 的 童 話 , 而 且 更 貼 近 現 實 。 人 魚 公 主 尚 且 要 用 美 妙 的 聲 音 交 換 雙 腿 , 走 路 時 更 會 像 刀 割 一 樣 痛 。 但 Freeze 三 人 , 還 可 以 唱 歌 跳 舞 , 簡 直 死 而 無 憾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 何 糟 蹋 男 朋 友 的 紅 酒》

凡 幾 自 命 有 點 生 活 品 味 的 中 產 男 人 , 家 中 大 多 有 一 個 恆 溫 酒 櫃 , 當 它 心 肝 寶 貝 看 待 。 你 可 知 道 , 當 你 連 續 兩 日 在 辦 公 室 忙 得 天 昏 地 暗 , 忘 了 打 電 話 給 女 朋 友 ─ ─ 那 個 手 握 你 家 鎖 匙 的 女 人 , 她 正 打 算 手 刃 你 的 酒 櫃 以 洩 心 頭 之 恨 , 到 你 回 到 家 時 , 已 經 變 天 。

你 的 女 友 先 會 打 電 話 給 一 個 對 紅 酒 有 豐 富 認 識 的 朋 友 , 將 酒 名 逐 一 串 出 來 ︰ Ch Mouton Rothschild 1986 , 2003 ; Ch Lafite 1986 , 1999 ; Petrus 1994 ‥ ‥ ‥ 朋 友 的 結 論 是 , 加 起 來 大 概 值 五 六 萬 吧 。

她 開 始 與 朋 友 研 究 如 何 糟 蹋 你 的 紅 酒 , 精 挑 細 選 了 一 些 好 方 法 。 飲 食 類 : 紅 酒 燴 牛 尾 、 法 式 紅 酒 燴 梨 、 紅 酒 雪 葩 、 羅 拔 臣 紅 酒 啫 喱 仔 和 Lafite 雪 條 。 由 於 紅 酒 具 有 抗 氧 化 作 用 和 豐 富 的 維 他 命 C , 亦 可 混 入 梳 打 水 變 身 有 氣 無 糖 利 賓 納 。 如 果 不 想 下 廚 , 大 可 邀 請 一 堆 朋 友 上 來 , 將 紅 酒 淨 飲 或 弄 成 各 式 cocktail 和 fruit punch , 然 後 圍 成 一 圈 轉 紅 酒 樽 玩 truth or dare , 開 開 心 心 一 起 喝 醉 。 當 然 , 也 有 些 專 業 點 的 方 法 供 選 擇 , 例 如 邀 請 那 位 為 你 報 價 的 朋 友 作 wine tasting 。 拿 出 酒 櫃 內 所 有 1986 年 的 紅 酒 作 horizontal tasting , 繼 而 再 將 Mouton 1986 , 2000 和 2003 作 Vertical tasting 。 但 其 實 , 她 根 本 只 愛 喝 sparkling red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夜   蒲》

基 於 臭 味 相 投 , 我 、 我 的 朋 友 和 朋 友 的 朋 友 都 是 夜 蒲 分 子 。 我 們 的 經 歷 , 交 織 成 一 段 段 可 歌 可 泣 感 人 至 深 夜 蒲 小 故 事 。 現 挑 選 了 數 則 供 大 家 分 享 。

故 事 一 : 男 子 在 中 環 某 夜 店 結 識 了 一 名 女 子 , 把 酒 談 心 至 凌 晨 三 時 , 男 子 誠 邀 女 子 回 家 短 敍 , 女 子 欣 然 應 允 。 二 人 乘 坐 通 宵 巴 士 返 回 東 涌 , 男 子 徒 步 往 附 近 的 便 利 店 購 買 避 孕 套 , 豈 料 全 數 售 罄 ! 男 子 改 邀 女 子 回 家 「 齋 瞓」 , 女 子 憤 然 離 去 。 故 事 二 : 女 子 在 某 夜 店 結 識 了 一 名 男 子 , 男 子 誠 邀 女 子 回 大 學 宿 舍 短 敍 。 由 於 大 學 宿 舍 不 允 許 訪 客 深 宵 到 訪 , 女 子 惟 有 爬 窗 入 房 。 二 人 肉 帛 相 見 之 際 , 男 子 發 現 房 內 之 避 孕 套 , 已 經 悉 數 用 盡 ! 二 人 只 好 「 齋 瞓 」 。 翌 日 早 上 , 女 子 睡 醒 後 , 男 子 向 女 子 展 示 一 全 新 避 孕 套 , 女 子 大 惑 不 解 。 原 來 : 「 噚 晚 我 唔 忿 氣 咪 再 搵 囉 , 真 係 俾 我 搵 到 一 個 ! 」 「 咁 你 做 咩 唔 叫 我 起 身 呀 ? 」 「 我 見 你 瞓 咗 啦 嘛 」 , 女 子 憤 然 離 去 。 故 事 三 : 女 子 在 某 夜 店 結 識 了 一 名 男 子 , 此 男 子 為 某 區 的 龍 頭 大 佬 , 女 子 後 來 變 心 拋 棄 男 子 , 不 久 絕 迹 於 該 區 。 朋 友 好 奇 一 問 , 女 子 解 釋 因 她 每 次 踏 足 該 區 , 數 小 時 內 總 會 收 到 男 子 的 來 電 , 表 示 某 名 下 屬 在 該 區 見 到 女 子 , 問 女 子 為 何 到 臨 此 區 也 不 找 他 舊 。 其 後 , 女 子 在 某 夜 店 又 結 識 了 一 名 男 子 , 此 男 子 為 某 區 的 小 混 混 , 女 子 後 來 又 變 心 拋 棄 男 子 , 從 此 踏 足 該 區 , 必 須 喬 裝 一 番 , 帽 不 離 身 , 以 便 掩 人 耳 目 。

星期日, 4月 27, 2008

擇偶條件part 1

從前的︰

1. 大我十年以上。
2. 給我生活費。
3. 給我零用。(生活是生活,零用是零用)
4. 替我交學費hall fee雜費。(嘩!好大貪)
5. 聽粵曲。
6. 看《紅樓夢》。
7. 有學識。(well... 學識同修養唔掛鉤)
8. 內向。
9. 看亦舒的書。(中招!結果識左個bisexual既)
10. 陪我在烈日當空下流著汗散三小時的步。
11. 用Godiva餵飼我。
12. 英文比我好。(方便幫我寫求職信)
13. 中文比我好。(我中文唔好,可以教我丫嘛)
14. 夜睡早起。
15. 討厭打機。
16. 有極多嗜好。(可以教我丫嘛,但,我依然唔識攝影唔識游水唔識潛水唔識彈琴唔識古典音樂唔識德文日文法文... ...淨係學識飲飲食食同clubbing)
17. 愛戶外運動。
18. 替我做功課。
19. 容許我點四個餐後甜品。
20. 外表平凡。

星期二, 4月 15, 2008

跑馬地的回憶

莫太︰

你那些關於跑馬地的故事,全看過了。

在你生命一個接一個重要的時刻,似乎都與跑馬地連上,我也傾向相信,這是你前生已種下的緣。

如果前生是尼姑的你,今生回到這裡,是為了甚麼呢﹖會否因捨棄前塵,今世註定要來找回﹖

可惜,我那部分關於跑馬地的回憶,不甚美麗,只記得有很多的眼淚。

現在,住處跟跑馬地很近,常到跑馬地運動場散步,再到xtc買雪糕然後回家。

但仍是想不起,我在這地方有過的開心日子。

Elaine


(這原是給你的電郵,但找不到你的email address,就寫在blog上讓你看。)

星期日, 4月 06, 2008

離港數天,回到家中,當然有好事發生 —— 我的Mint雪紡上衣,衫身短了兩吋,衣袖短了吋多,更變成了長短袖。

夠不夠諷刺?一個腰傷久久不癒,已經像半殘廢的人,再穿上這件上衣,可以扮演傷殘乞丐去行乞了。

每次,都會千叮萬囑這衣服那衣服不能機洗,不想手洗不緊要,待我回港自會拿去洗衣店。

然後,總會有一件或以上不似人形的衣服等待我回家。

洗壞衣服的頻率,較我買衣服的次數更多。

惜衣,是因為我沒穿過像樣的衣服多少年,更何況是華衣。

生於八十年代的朋友們,中學時期大都穿Nike走走跳跳。

他們常笑說最懷念的是從未穿過的Yasaki,我總是無言。

我擁有的,就是Yasaki和白飯魚。

一件校裙穿了五年,洗得變了半透明,內衣的花邊和胸罩的車線,遠遠都看得到。

最後,唯有硬著頭皮問同學借舊校裙替換。

那時候,家境真的這樣窘嗎?又不是。

母親認為刻意的窮苦會讓我成長。

然而,我心底永遠都只有恨。


星期二, 4月 01, 2008

衝破心理關口三部曲

1. 在巴士上化妝

2. 在車站貼假眼睫毛

3. 在港鐵車廂內塗雙眼皮膠水再叉著眼皮三十秒



真係... ... 我都唔明點解我可以咁癲。

星期一, 3月 31, 2008

三月蘋果

《給 身 體 髮 膚 的 信》

親 愛 的 身 體 髮 膚 :

你 們 好 嗎 ? 抱 歉 這 麼 遲 才 寫 信 給 你 們 , 對 不 起 。 現 在 才 來 跟 你 們 說 聲 「 對 不 起 」 , 是 否 太 遲 了 ? 你 們 可 會 原 諒 我 ? 七 年 前 仍 是 學 生 的 我 , 開 始 浪 擲 每 天 的 二 十 四 小 時 , 急 不 及 待 消 耗 健 康 青 春 。 結 果 , 七 年 後 的 我 , 還 未 到 三 十 , 經 已 老 去 。 若 可 以 幻 化 成 一 滴 血 液 , 遊 走 於 身 體 內 的 器 官 , 我 真 想 知 道 你 們 的 不 滿 , 究 竟 我 是 如 何 待 慢 了 你 們 , 致 使 三 朝 兩 日 便 感 冒 喉 嚨 痛 扁 桃 腺 發 炎 耳 水 不 平 衡 胃 抽 筋 失 眠 風 濕 骨 痛 。 十 多 歲 時 以 為 情 傷 最 磨 人 , 經 歷 過 半 個 月 雖 生 猶 死 無 眠 的 夜 , 我 情 願 失 戀 都 不 要 失 眠 。

頭 髮 , 對 不 起 。 記 憶 中 的 你 , 是 又 黑 又 厚 的 , 束 起 來 的 馬 尾 打 在 別 人 的 臉 上 , 會 很 痛 。 現 實 中 的 你 , 我 已 經 要 小 心 翼 翼 以 手 指 作 梳 , 用 防 脫 髮 的 洗 髮 露 來 呵 護 。 指 甲 , 對 不 起 。 明 明 你 不 過 天 生 比 較 薄 比 較 脆 弱 , 我 為 求 方 便 , 將 一 層 層 的 化 學 物 塗 在 你 身 上 不 讓 你 呼 吸 。 一 年 過 去 , 你 終 可 重 見 天 日 , 卻 奄 奄 一 息 如 電 影 《 恐 懼 鬥 室 2 》 海 報 中 的 斷 指 。

腰 背 , 對 不 起 。 原 本 , 你 最 健 康 最 頑 強 , 差 不 多 每 個 星 期 四 五 六 , 我 穿 四 吋 高 跟 鞋 追 巴 士 逛 商 場 跑 樓 梯 再 跳 舞 到 天 明 都 難 不 倒 你 。 從 出 生 便 擁 有 的 , 一 直 不 知 道 珍 惜 。 直 至 由 時 代 廣 場 到 崇 光 短 短 的 一 段 路 , 都 要 花 上 二 十 分 鐘 , 心 中 明 白 , 以 後 再 沒 可 能 完 好 無 缺 , 我 總 會 失 去 一 些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青 少 年 見 習 退 休 計 劃》

近 日 , 部 分 熱 衷 於 游 手 好 閒 的 朋 友 們 和 我 , 全 情 參 與 「 青 見 計 劃 」 ─ ─ 即 「 青 少 年 見 習 退 休 計 劃 」 。 此 計 劃 歡 迎 投 身 社 會 五 年 以 下 , 父 母 長 輩 期 盼 「 讀 廿 幾 年 書 就 應 該 做 廿 幾 年 工 」 但 心 底 已 無 比 渴 望 退 休 的 青 少 年 參 與 。

計 劃 目 的 並 非 幫 助 參 加 者 短 時 間 內 搵 快 錢 搵 大 錢 從 此 歸 園 田 居 , 而 是 協 助 他 們 初 嘗 半 退 休 滋 味 , 以 及 適 應 心 理 及 人 際 變 化 。 參 加 者 的 心 理 素 質 異 常 重 要 , 因 為 父 母 養 大 你 所 用 的 錢 尚 未 在 家 用 扣 清 而 你 竟 然 想 退 休 是 不 符 合 一 般 社 會 道 德 標 準 的 。 故 此 , 必 須 有 心 理 準 備 所 有 人 鄙 視 你 不 思 上 進 。

同 時 , 參 加 者 需 要 肯 定 現 有 的 只 是 工 作 , 不 是 事 業 。 有 事 業 者 , 定 為 奮 發 圖 強 的 有 為 青 年 , 父 母 旨 意 你 光 耀 門 楣 , 請 不 要 浪 費 計 劃 名 額 。 有 工 作 者 , 不 望 升 職 但 求 準 時 出 糧 , 才 符 合 參 與 資 格 。 此 計 劃 強 調 參 加 者 有 一 定 的 賺 錢 能 力 , 打 一 份 清 閒 工 , 但 每 月 有 多 於 十 日 的 假 期 。 因 半 退 休 不 等 同 於 退 休 , 仍 要 賺 錢 開 飯 。 計 劃 鼓 勵 參 加 者 終 身 學 習 , 具 備 多 元 化 技 能 。 見 習 退 休 不 等 於 無 所 事 事 , 終 身 學 習 可 避 免 與 社 會 脫 節 , 培 養 不 同 的 嗜 好 以 防 被 冠 為 「 等 死 的 廢 物 」 。 鑑 於 參 加 者 大 部 分 為 三 十 歲 以 下 , 前 途 充 滿 變 數 , 宜 做 足 兩 手 準 備 。 多 元 化 技 能 有 助 日 後 若 為 養 妻 活 兒 / 為 生 計 重 投 勞 動 市 場 , 不 至 餓 死 街 頭 或 拾 紙 皮 維 生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苦 冷 中 的 一 碗 熱 叉 燒 飯》

父 母 都 是 傳 統 的 人 , 每 餐 要 有 飯 到 肚 。 壽 司 不 是 飯 , risotto 當 然 也 不 是 。 飯 是 一 碗 熱 騰 騰 冒 出 白 煙 的 白 米 飯 。 而 我 們 這 一 輩 呢 ? 外 出 用 餐 , 會 想 到 鵝 肝 意 粉 刺 身 薄 餅 羊 架 洋 湯 清 酒 煮 蜆 焦 糖 燉 蛋 … … 甚 麼 都 好 , 就 是 不 會 想 起 米 飯 , 或 一 碗 平 凡 的 叉 燒 飯 。

從 來 , 只 在 苦 冷 時 才 會 想 起 一 碗 熱 叉 燒 飯 。 將 一 啖 飯 放 入 口 中 , 散 發 出 獨 有 的 甜 香 和 溫 暖 。 然 後 , 又 將 一 片 叉 燒 細 細 咀 嚼 , 讓 蜜 汁 在 口 腔 纏 綿 。 因 為 流 感 , 流 落 倫 敦 , 輾 轉 回 到 酒 店 , 已 是 晚 上 十 時 , 正 常 人 都 不 會 在 三 度 下 外 出 覓 食 , 尤 其 是 一 個 找 不 到 中 國 菜 館 的 地 方 。 打 開 room service menu , 要 多 唏 噓 有 多 唏 噓 。 生 病 時 我 只 想 吃 叉 燒 飯 , 吃 caesar salad 和 fish & chips 不 是 不 好 , 但 會 死 人 的 囉 。

第 二 天 , 難 得 放 晴 , 不 過 七 度 。 吃 過 行 李 篋 內 碩 果 僅 存 的 杯 麵 ( 如 果 將 來 生 cancer , 我 會 懷 疑 是 當 空 姐 時 吃 得 太 多 杯 麵 ) , 出 發 乘 坐 underground 去 看 醫 生 , 拿 著 地 圖 繞 了 又 一 圈 , 終 於 找 到 那 棟 小 白 屋 。 醫 生 面 對 癡 癡 呆 呆 的 病 人 , 以 為 我 聽 不 明 白 英 文 , 其 實 , 我 在 絕 望 地 思 念 叉 燒 飯 。 離 開 診 所 , 抬 頭 一 看 , 就 在 那 燈 火 闌 珊 處 , 有 一 間 櫥 窗 掛 著 燒 味 的 中 國 菜 館 ! 我 不 顧 一 切 衝 出 馬 路 , 肥 叉 燒 下 死 , 做 鬼 也 風 流 。 「 叉 燒 飯 , 拎 走 , 肥 叉 , 多 色 , 唔 該 ! 」 擁 著 飯 盒 , 像 慈 母 抱 著 親 兒 那 樣 滿 足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 愛 是 誰》

最 近 看 了 《 我 的 最 愛 》 , 電 影 裡 不 同 的 愛 情 觀 , A 餐 B 餐 C 餐 總 有 一 款 可 套 用 在 你 我 她 身 上 , 因 為 這 就 是 我 們 的 生 活 。 又 或 是 , 我 們 希 望 可 以 這 樣 。 失 戀 / 搶 奪 別 人 男 友 / 被 男 友 傷 害 / 當 上 或 擁 有 後 備 情 人 , 該 曾 經 歷 過 吧 。

「 我 同 你 講 呀 , 我 食 硬 你 , 你 都 硬 食 我 架 。 」 , 氣 勢 磅 礡 氣 吞 天 下 , 試 問 普 天 下 有 多 少 個 女 孩 子 夠 膽 講 出 口 ? 雖 然 , 當 面 對 一 眾 觀 音 兵 , 女 孩 子 擰 轉 面 陰 陰 笑 , 心 裡 想 的 正 是 這 句 話 。 但 被 前 度 男 友 傷 害 , 變 得 小 心 翼 翼 甚 至 「 餚 底 」 不 願 再 戀 愛 倒 算 正 常 , 反 而 之 後 對 現 任 男 友 邊 愛 邊 說 盡 最 難 聽 最 傷 害 的 話 , 實 在 英 勇 得 難 以 置 信 。

關 於 後 備 情 人 這 道 課 題 , 三 數 個 女 孩 子 柴 娃 娃 坐 在 餐 廳 滿 口 薯 條 都 異 口 同 聲 : 「 有 邊 個 唔 想 多 個 後 備 情 人 ? 」 希 望 擁 有 後 備 情 人 , 未 必 代 表 對 男 友 不 滿 , 更 可 能 是 得 到 他 的 百 般 寵 愛 。 就 是 因 為 太 知 道 幸 福 了 , 有 幾 多 福 份 可 以 承 受 一 世 ? 在 幸 福 中 滋 生 了 不 安 全 感 , 自 然 會 做 足 準 備 , 找 人 接 住 那 個 不 知 何 時 會 墮 落 的 自 己 。 至 於 那 句 ─ ─ 「 我 就 好 似 個 電 腦 既 『 我 的 最 愛 』 一 樣 , 我 的 最 愛 永 遠 都 有 好 多 , 鍾 意 既 就 keep , 唔 鍾 意 既 就 delete 」 。 嘩 ! 人 講 你 就 信 , 就 算 別 人 日 後 負 了 你 , 你 也 有 責 任 。 「 你 係 我 的 最 愛 」 如 此 嚴 重 的 說 話 , 怎 可 輕 言 說 出 來 ? 未 到 將 死 那 日 , 大 抵 都 不 會 知 道 最 愛 是 誰 。

星期五, 3月 28, 2008

奇人

你有冇聽過,
有人抽到居屋,
但係首期一蚊都未儲到,
律師費亦好係問題,
莫講話傢俬電器,
連地板都冇錢鋪﹖




呢度有一個。

星期四, 3月 27, 2008

臨老唔過得世

「佢驚臨老唔過得世。」

因這一句話,我想了一整夜。

無可避免地,我們在住屋話題上,請不用繼續下去,各管各吧。

到我老了,會否拾紙皮睡天橋底,就看自己的造化了。

父母給予過的,總要還。

這刻我真心慶幸,要還的,只是家用,而且尚有退路。

因為我的薪金,從來不只糧單上的那個數目。

星期二, 3月 25, 2008

Apr Roster

E 說 (17:05):我發現..... 我四月個roster,淨係allowance都over$12000
k 說 (17:14):diu
k 說 (17:14):u r so rich
k 說 (17:14):diu
E 說 (17:15):ok... i copy it in my blog then
k 說 (17:15):DIU
k 說 (17:15):DIU
k 說 (17:15):DIU
k 說 (17:16):i am so broke
k 說 (17:16):!!!!! blahhhhhhhhhhhhhhhhhhhhhh

星期一, 3月 17, 2008

總要面對的二三事

明天要上班但我只想哭。

永遠塗不好深紫色甲油。

醫生說我有抑鬱症。

星期三, 3月 12, 2008

二月蘋果

《趁 情 人 節 換 男 友》

農 曆 新 年 過 後 , 收 起 桃 紅 棉 襖 和 金 色 閃 粉 , 是 時 候 開 始 為 另 一 節 日 惆 悵 。 一 年 一 度 , 有 人 歡 喜 有 人 愁 , 有 人 白 了 少 年 頭 的 情 人 節 又 來 了 。 你 打 算 送 甚 麼 禮 物 給 男 友 ? 錢 包 ? 手 錶 ? 遊 戲 機 ? 領 帶 ? 手 造 的 巧 克 力 ? 親 手 煎 的 牛 扒 ? 假 若 通 通 都 做 過 了 所 以 陷 入 絕 望 的 深 淵 , 甚 至 想 過 依 書 ( 各 大 報 章 雜 誌 ) 照 單 執 藥 , 泡 製 一 個 驚 喜 浪 漫 的 情 人 節 。 不 如 簡 單 一 點 , 換 個 男 友 吧 。 那 麼 , 那 七 十 二 套 板 斧 , 又 可 以 隆 重 登 場 。

你 以 為 我 在 說 笑 ? 我 有 一 位 朋 友 , 貌 極 美 , 大 量 男 人 對 她 膜 拜 , 送 上 真 心 誠 意 珍 珠 財 帛 。 但 女 神 偏 偏 喜 歡 每 四 至 六 個 月 換 一 個 男 友 。 不 為 甚 麼 , 只 不 過 她 不 想 用 腦 費 神 , 亦 不 想 大 時 大 節 「 老 馮 」 。 折 衷 的 辦 法 , 分 手 算 了 。 每 年 情 人 節 送 上 的 巧 克 力 永 遠 有 新 鮮 感 , 因 為 收 的 人 年 年 不 同 。 大 腦 閉 塞 想 不 出 點 子 未 必 真 要 分 手 , 但 因 而 感 到 內 疚 心 虛 的 話 , 情 人 節 不 分 手 , 復 活 節 兒 童 節 可 以 了 吧 。

年 年 都 有 情 人 節 , 挖 空 心 思 來 來 去 去 都 是 同 一 顆 心 , 總 有 一 年 會 累 。 換 上 新 人 , 或 有 新 的 靈 感 。 而 且 , 既 然 那 樣 重 視 情 人 節 , 卻 落 得 不 安 生 厭 , 就 證 明 不 適 合 。 放 他 走 好 了 , 他 命 定 的 那 一 個 , 早 在 下 年 情 人 節 靜 候 。 換 男 友 一 點 難 度 都 沒 有 , 在 夜 店 繞 一 圈 , 你 仍 在 想 領 帶 是 淨 色 還 是 斜 紋 的 好 , 身 邊 已 經 有 人 邀 你 跳 舞 。 或 有 一 年 , 你 覺 得 情 人 節 去 翠 華 食 魚 蛋 河 是 件 開 心 事 。 或 有 一 年 , 你 覺 得 情 人 節 用 不 收 花 毋 須 送 禮 物 。 那 就 不 必 換 男 友 , 考 慮 結 婚 好 嗎 ?

祝 大 家 貨 如 輪 轉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沒 出 息》

作 為 空 姐 , 除 了 不 必 要 的 fantasy 和 平 價 機 票 , 得 到 最 多 的 , 是 「 空 姐 = 沒 出 息 」 這 評 價 。 不 是 要 為 所 有 空 姐 平 反 , 但 所 認 識 的 同 事 們 , 為 不 同 的 原 因 投 身 這 行 業 , 倒 是 沒 聽 過 為 了 「 沒 出 息 」 。

沒 出 息 的 只 是 我 , 而 我 , 樂 於 沒 出 息 。

如 果 世 界 講 究 平 衡 , 陰 與 陽 供 與 求 男 與 女 。 有 努 力 上 進 有 成 就 的 人 , 自 然 有 沒 出 息 的 人 。 友 人 說 : 「 某 某 都 是 經 理 級 , 為 甚 麼 你 不 轉 換 工 作 上 進 一 點 ? 」 。 啊 ! 主 耶 穌 基 督 在 上 , 是 否 非 「 經 理 級 」 的 人 死 後 都 要 下 地 獄 的 呢 ? 昨 天 翻 看 工 作 證 明 , 我 從 前 的 工 作 也 是 「 經 理 級 」 , 請 酌 情 考 慮 免 我 受 地 獄 之 火 煎 熬 , 好 嗎 ?

我 的 畢 生 志 願 不 是 當 一 個 經 理 , 是 游 手 好 閒 過 日 子 。 做 人 已 是 件 又 累 又 苦 的 事 , 為 何 定 要 逼 迫 別 人 努 力 上 進 ? 父 母 對 我 的 期 盼 , 尚 可 以 理 解 。 至 少 , 我 為 失 戀 而 辭 職 , 小 病 而 告 假 時 , 父 親 從 無 缺 席 。 他 沒 要 求 青 出 於 藍 , 不 過 想 我 有 些 微 責 任 心 。

但 由 衷 覺 得 沒 出 息 最 寫 意 。 沒 出 息 不 是 伸 手 問 人 要 錢 , 只 是 做 一 份 佔 用 較 少 時 間 的 工 作 , 好 讓 自 己 有 多 些 閒 暇 , 睡 到 下 午 自 然 醒 過 來 吃 份 茶 餐 看 看 報 紙 買 個 creme burlee 在 維 園 邊 吃 邊 散 步 等 待 愛 人 下 班 一 起 逛 街 市 回 家 煮 飯 再 窩 在 沙 發 看 《 同 事 三 分 親 》 。 明 天 後 天 大 後 天 , 依 然 是 假 期 。

當 然 , 這 樣 的 工 作 , 不 會 賺 到 很 多 錢 , 買 不 起 LV 、 Hermes 和 Chloe 的 了 。 我 們 終 須 一 死 , 有 沒 有 LV 都 一 樣 。 好 的 好 的 , 我 承 認 有 朋 友 沒 有 LV 會 即 死 的 , 但 她 已 獻 身 於 ibank , 豈 可 相 提 並 論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為 舊 男 友 寫 一 本 紀 念 冊》

我 們 都 寫 過 紀 念 冊 。 小 學 畢 業 時 , 紀 念 人 生 中 開 始 學 懂 握 握 手 做 朋 友 的 日 子 。 中 學 畢 業 時 , 紀 念 互 抄 功 課 傳 紙 仔 暗 戀 亞 sir 的 每 天 。 大 學 畢 業 時 , 紀 念 通 宵 達 旦 趕 presentation 走 堂 的 時 光 。

當 愛 情 命 不 久 矣 , 我 們 可 會 為 快 將 成 為 前 度 的 他 寫 下 數 頁 , 紀 念 有 過 的 甜 膩 ? 這 些 全 是 特 霓 七 彩 最 美 好 的 年 月 , 而 且 不 再 。 當 然 , 我 們 無 法 每 次 都 漂 亮 地 灑 脫 地 有 尊 嚴 地 離 場 。 其 時 的 眼 淚 和 難 堪 , 總 會 記 住 。 那 麼 , 寫 一 本 關 於 舊 男 友 的 紀 念 冊 , 為 自 己 預 防 老 人 癡 呆 好 了 。

如 果 為 舊 男 友 寫 一 本 紀 念 冊 , 我 會 … …

記 下 他 在 偌 大 的 乒 乓 球 室 用 圍 板 拼 出 的 「 I LUV U 」 。 記 下 為 職 位 和 薪 金 差 異 的 爭 吵 。 記 下 我 跌 爛 了 他 心 愛 的 模 型 。 記 下 他 將 決 志 後 第 一 本 買 的 聖 經 送 我 。 記 下 我 們 巧 合 地 挑 選 了 相 同 的 情 人 節 卡 給 對 方 。 記 下 陪 他 去 聽 演 奏 會 我 卻 打 瞌 睡 。 記 下 他 花 費 整 月 薪 金 只 為 了 我 的 生 日 禮 物 。 記 下 冬 天 他 送 我 51 對 襪 子 , 讓 我 每 星 期 有 新 襪 子 穿 。 第 52 個 星 期 , 由 他 的 雙 手 為 我 暖 腳 。 記 下 分 開 後 我 們 做 不 回 朋 友 。 記 下 分 開 後 我 們 在 書 店 擦 身 而 過 。

日 子 雖 然 平 凡 , 要 工 作 要 加 班 要 應 付 賬 單 要 讓 父 母 安 心 要 供 車 供 樓 要 敷 衍 同 事 。 有 了 這 個 人 在 身 邊 , 生 活 平 淡 仍 是 會 笑 。 既 然 愛 過 , 既 然 開 心 過 , 我 無 法 說 服 自 己 甚 麼 都 不 留 低 不 記 下 。

星期六, 3月 08, 2008

juicy又yummy

其實,我好欣賞freeze。

每次電視播佢地既MV,我會即刻金晴火眼望實。

尋晚無間音樂有freeze既新MV,繼續低胸短裙,著彩色絲襪。

嘩! juicy又yummy,真係死而無憾。

整容,有咩所謂﹖咪又係同買靚衫既原理一樣,不過呢件衫貴d。

相貌標緻,長髮,豐胸盛臀,細腰有curve,手腳纖長尚留點點肉地,仲想點﹖(如果蕭生肯贊助我減肥割雙眼皮隆胸收窄鼻尖,我仆到去!!!蕭生你會唔會睇到我個blog呀﹖)

問心﹐假設人人都心地善良,只有醜女同人工美女之分,你真係會揀個醜既﹖

如果你鄙視人地販賣色相,但事實係,人人都係拎D 野出黎賣,換取生活費。

除非就死,你首先販賣時間,你會唔會鄙視自已賣時間﹖淨係會怕個價唔夠好。

我地根本每分每秒都販賣色相,去見工,應徵者樣樣條件一樣,一個個樣順眼,另一個就三尖八角,我都想對眼舒服D。

唯一擔心既係,如果有佢地三個咁既外型,我既流感呢世都唔會好。

老老實實,唔著bra top熱褲襪帶,我會覺得對唔住自已。

星期三, 3月 05, 2008

莫失莫忘

有看過這齣電影嗎?

商務艙一片寂靜,我在黑暗中重溫。

每個人於任何時候,都需要支持,就算明知出發點只是自私。

被幸福快樂擁抱著,仍是珍惜別人的繫念。

心底那片曾經的缺失,總要別人的莫失莫忘來彌補。

星期六, 2月 16, 2008

心事

你知道嗎?

你是別人的一樁心事。

你以為他早早將心事包好,寄往很遠的地方,沒有return address。

日復一日,平靜如湖。

然後,終於,露了端倪。

你只能裝作甚麼都不知道,因為這不是一道選擇題。

平白錯過了的,就不再。

記得這句嗎?

「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化?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

都回不去了。

我明白你那時的眼淚。

我明白你那時的淒苦。

你以後,一定會幸福快樂的。

星期四, 2月 14, 2008

滄海遺珠

若世間疏忽從未細味
讓那些蠢人庸人嫌棄你
切莫讓人影響了你 信仰你的真理

如滄海深處埋藏著遺珠    其實你好處個個也不知
唯獨我先可以明白上帝構思    於沙礫裡找到璀璨珍珠

人家冤枉你平凡悶孩子
但是你心事我不信 無聊沒意思
沒有人識得欣賞 但天知誰可以




如果你認識一個悶孩子

如果你認識一個看紅樓夢亦舒吳靄儀卓韻芝JetMilk東touchMM的悶孩子

如果你認識一個天天喝低脂奶吃soyjoy的悶孩子

如果你認識一個永遠用灰紫眼影的悶孩子

如果你認識一個一首歌聽三日的悶孩子

如果你認識一個不是腰痛就是盤骨痛的悶孩子

如果你認識一個不會做家頭細務的悶孩子

如果你認識一個放長假卻不去旅行的悶孩子

如果你認識一個只買夏天衫的悶孩子

如果你認識一個自覺得很悶的悶孩子


記得要珍惜她。

雖然我不知道她有甚麼好。

但你沒理由不當她是寶。

祝你們情人節甜甜蜜蜜。

星期二, 2月 12, 2008

平平無奇的蛋白餅


這是一包外形平凡的蛋白餅。

來自澳門的瑪嘉烈餅店。

天寒地凍,我才不會冒耳水不平衡的危險過大海。

最遠只是坐朋友的車到留家廚房吃煙燻雞蝦子柚皮瑤柱扒時蔬。

昨夜與好朋友通電話,告訴她蛋白餅好吃。

今夜,她剛下船就送這到我家。





差點忘了,好朋友長得極像柏安妮。

漂亮到我有衝動用蒼蠅拍拍扁她的臉。

星期日, 2月 10, 2008

小事兩則

電影台正播放《獨家試愛》吳佩慈向方力申送吻。

女 : 「嘩 ! 吳佩慈錫落o黎,點抗拒呀 ?」

男 : 「咁吳佩慈又真係好難抗拒o架喎。」

女 : 「哦 ! 你死啦 ! 仲唔俾我陰到你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半夜有尿意,起床去洗手間。

然後回房,掀被準備尋夢去。

撲鼻而來一股神經毒氣。

「妖 ! 訓著都識放屁。咩人o黎o架 ?」

星期二, 1月 29, 2008

我好depressed

我好depressed,因為今晚要飛。

我好depressed,因為減肥尚未成功。

我好depressed,因為就o黎姨媽到。

我好depressed,因為我想轉工。

我好depressed,因為天水圍凍到仆街。

我好depressed,因為尋晚俾左家用。

我好depressed,因為媽媽搶左我新買既Kate Spade。

我好depressed,因為想買居屋。

我好depressed,因為我對眼又有事。

我好depressed,因為條腰一跳舞就痛。

我好depressed,因為仲未swap到機。

我好depressed,因為食左安眠藥都係失眠。

我好depressed,因為得番$2600要使到下個月26號。

星期六, 1月 26, 2008

昨夜我在Prive

明明鼻水長流腰傷作痛,喝下它就會好。

Moet是最好的藥。

--------------------------------------

"I think I love you, I mean it."

Huh?

最寂寞的時候都未曾相信,何況現在 ?

我認識你的時候,Hei Hei尚未結業。

三世前的事,我不會記得起。

--------------------------------------

W不是我的flying buddy,是我的clubbing partner。

最好的。

星期三, 1月 23, 2008

甚麼都不緊要,除了... ...

久休復出,到悉尼打了個白鴿轉。

回來後,腰痛得想發癲。

不過,不緊要。

回來後,40小時沒睡過我想起「油盡燈枯」這四字。

不過,不緊要。

回來後,被惹病了喉痛聲沙耳痛頭暈。

不過,不緊要。

有甚麼緊要得過我天天節食只不過在fish market飽餐一頓然後體重打回原型 ?

有甚麼緊要得過喉痛去看醫生但他卻對我的肚腩深切關注 ?

有甚麼緊要得過我想瘦但事實我宜家肥過隻豬 ?


星期一, 1月 14, 2008

制服

唔准笑。

我要急急腳減肥,其實係因為肥到制服都扣唔到鈕。

妖。

今日,我件32L jacket終於扣得埋啦。

雖然,好鬼死窄。

星期日, 1月 13, 2008

還有ICQ還有floppy的那一年

難得在家,收拾書桌上都封了麈的雜物。

我看到一盒floppy。

你們記得那個年代嗎?

將它們逐一打開 (我的電腦竟還有floppy drive),有些空白,有些存有當年的功課。

其中一張,存著兩個text.doc ── History, History 1。

內裡全是icq history。

那個人已經離我很遠很遠了,他身處的地方,該下著雪吧。

我知道,他會遙遠地祝福我幸福快樂,我就是知道。

看了數段,好像聽到自己的心跳。

出奇地,是滴嗒滴嗒的。

其實,許多細節都記不起了。

我只是憐惜那個連一句"Off for a while"都珍而重之的自己。

星期六, 1月 12, 2008

假如我的人工是$11000

$ 11000 - 家用$4000 = $7000

$7000 - 保險$1000 = $6000

$6000 - 寬頻等雜費$1000 = $5000

$5000 - 交通費$800 = $4200

$4200 - 飲食$2000 = $2200

$2200 - 醫療$600 = $1600

所以,

我從不認為我是大花筒。

港幣$1600正,

可以花得有多狠?





p.s. 黎師奶食個dessert都$1200啦。妖。

星期四, 1月 10, 2008

減肥是條漫長又孤寂的路

人們常說:「十個女人,八個都嚷著要減肥。」

是真的嗎? 

你可以介紹這些女人給我認識嗎?

當我展開了減肥這場漫長的戰事,才發現一個同伴也沒有。

我承認是自作孽,大多數時候只與賣相漂亮的人作朋友。

友誼永固是很不容易的,對著從未拍過拖的朋友說戀愛心事,和不愛打扮的朋友講華衣講化妝品,將corset當外衣和160磅的朋友逛街,彼此都不好過。

結果,最好的朋友一生都在努力增磅,要好的同事長得像柏安妮,男伴得到的評語永遠是像某某俊美明星,還要跟我說小學畢業後從未胖過。

而我呢,可能要在soyjoy大豆棒和南華會的跑步機之間渡過餘生。


星期二, 1月 08, 2008

誇啦啦與挑那媽

看過友人替女友拍下的nude,我在想,假如世上只死剩兩種女人... ...

A) 身材誇啦啦,個樣挑那媽。

B) 身材挑那媽,個樣誇啦啦。

你會怎揀 ?